唐三寶之一 |警結合花毯節積極宣導 |詐欺花美男 |【詐欺花語】

唐三寶之一 |警結合花毯節積極宣導 |詐欺花美男 |【詐欺花語】

睽違2年台中新社花海,今年與台中國際花毯節合體,於社種苗繁殖場打造全台首座漂浮於空中花卉城堡-漂浮花都,透過隱喻方式社生態、農業及人文元素,設計守護新社三大守護神,一起社打造成生氣盎然模樣,遊客來到這裡,彷彿走進一個充理想烏託邦,疫後首度擴大舉辦國際花毯節新社花海,活動自11月11日(星期六)12月3日(星期日)開展,展期共計23天。

強化民眾犯罪預防宣導知能,台中市政府警察局「打詐台中隊」結合市政府觀光旅遊局「2023台中市國際花毯節」系列活動,於現場設攤辦理犯罪預防宣導,中市警局防詐騙、反毒及防搶(竊)主題,六面拼圖、反詐電流、毒品模型及有獎徵答方式,透過問答民眾,拉近警民距離,將犯罪預防宣導資訊宣傳民眾知悉。

台中市政府警察局提醒民眾,這種業者會收取銀行利息,或是消費者逾期繳款後收取違約金,會有BNPL不向消費者收費,而商家收取約百分之4到5手續費情況。

無卡分期存在隱藏費用、缺乏透明度、沒有信用審核,透過廣告鼓勵消費者購物,累積無法償債務。

提醒民眾應審酌消費,不要簽署任何借貸文件契約,以免揹負債務。

呼籲民眾,如接獲詐騙電話及簡訊,千萬記得「」、「匯款」、「查證」,可撥打165反詐騙專線或110報案電話。

中市警局李文章表示,近期無卡分期詐騙手法層出不窮,BNPL(Buy Now Pay Later)無卡分期、買後付付費模式,是指現金「消費者」「商家」購買產品,商家將產品提供消費者,但會消費者收錢,而是直接「BNPL業者」收錢,消費者等同BNPL業者借錢買東西,後透過分期還款。

賣出數量超過500萬本。

不過日前她Dcard抵了過去舊照,後遭質疑32E傲人上圍是「隆乳」加工而成,讓她日前接受採訪時,膽請女記者驗貨。

但即使如此,林襄心情受影響,深夜Threads上親吐心聲。

[週刊王CTWANT] 《ETtoday民調雲》民調資料,分區立委部分,各政黨支持度,國民黨33.1%、民進黨32.9%、民眾黨14.6%、時代力量2.1%、台灣基進黨2.1%、親民黨1.1%、新黨0.2%以及其他政黨0.3%;至於,投票/投廢票知道比例13.7%。

資深媒體人暐瀚1日《關鍵時刻》分析,這份…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近日喊出,民進黨國會過半,能阻止韓國瑜立法院長。

前高雄市韓國瑜今(2日)到桃園小雞輔選時説,賴2020總統選時沒有自己口出惡言,「我謝謝他這份情,他打了我兩拳,我願意讓他三拳還手!」評為氣度高下立判。

名嘴歷史哥李易修強調,賴執政,但擔心擔心韓國瑜率領「民意」代表進入國會強力監督,直批綠營想要橡皮圖章黨意立委,談民主是笑話。

三立準氣象/魏君程報導 東北季風影響水氣多!三立氣象主播沈宛儀表示,今日受到東北季風影響水氣多,是迎風面北部、東半部雲量其他地區多,氣温方面,北部高温2[週刊王CTWANT] 監視器畫面顯示,11月21日晚上6時6分,楊女超商內,朝收銀機走過去,望向身後,嘴裡念念有詞,接著一名黃衣女子上來,毆打她頭部並扯頭髮,導致她倒地上。

隨後楊女黃衣女子發生拉扯,幾名店員見狀2人分開,但雙方繼續爭吵,並拉扯,引發現場…社會中心/台中報導 台中一名15歲少女日前腹痛家長陪同送醫急診,不料醫院產下一名足月寶寶,離譜是,學校和家長完全不知少女懷孕一事。

瞭解,該名少女目前總統選剩40幾天,柯文哲藍白合破局後,其支持度一路下滑10幾趴,選情面臨崩盤危機;不過,媒體人尚毅夫指出,柯文哲其他地區得票率,但新竹市可以拿到4成以上選票。

2024總統大選,藍綠白「三腳督」態勢底定,《美麗島電子報》今公佈民調結果,「賴蕭配」支持度為37.8%,其次為「侯康配」29.5%以及「柯盈配」17.7%。

政治中心/張家寧報導 2024總統選舉三腳督態勢底定,國民黨派出侯友宜、趙「侯康配」,民眾黨柯文哲找吳欣盈搭檔出戰,而民進黨方面是賴清德、蕭美琴出線。

《菱傳媒》選戰進入倒數,藍白合11月23日君悦飯店宣告破局,國民黨與民眾黨總統大選組合分道揚鑣。

《菱傳媒》1日公佈民調結果顯示,隨著選情白熱化,總統參選人賴清德、侯友宜、柯文哲「厭惡度」超過4成8,其中柯文哲藍白破局後厭飆升,達到56.64%,10月份成長10.01個百分點。

《詐欺獵人》(クロサギ,意即「黑鷺」),夏原武原作,黑丸繪畫日本漫畫。

」徐偉羣嘆。

第53回(平成19年度)小學館漫畫賞部門得獎作品。

2003年11月起至2008年7月於週刊Young Sunday連載。

2008年7月週刊Young Sunday休刊後,於2008年9月開始於Big Comic Spirits連載,並作品更名為《・詐欺獵人》(クロサギ)。

2006年4月,由TBS電視台改編同名電視劇,主演為山下智久。

2008年TBS電視台改編同名電影(映畫 クロサギ)。

2022年TBS電視台改編同名電視劇,主演為平野紫耀。

這世上分為三種詐欺師:欺騙人取金錢「白鷺」(シロサギ),騙取異性身心「紅鷺」(アカサギ)及專詐欺白鷺和紅鷺「黑鷺」。

父親詐欺師欺騙,導致家破人亡而唯一倖存「黑崎」,了復仇而要吃盡世上白鷺,每次詐欺前,會使滅亡了黑崎家手、名「桂木」(フィクサー)男人買情報。

吳姓男子前年12月花了14萬元頂下加盟飲料店,僅付5000元資金違約,去年初他上臉書刊登廣告,打算將店盤彭姓姊妹,自稱經營2年,營業狀況,彭女花20萬元吳男頂下店面,還付10萬元加盟主,等到要開店時發現吳男沒有取得該店經營權,氣得彭女吳男提告,吳依詐欺取財罪判刑1年4月,要賠彭女30萬元。

判決指出,吳男前年12月府姓男子頂下這間飲料店,去年1月10日吳男先付了5000元訂金後,府男簽下讓渡契約書,合約載明吳男要去年1月25日前付清剩餘價款,若違約要賠償府男雙倍盤讓金。

雙方簽約後吳男因資金,到合約期限拿不出剩餘14萬元,結果吳男上臉書刊登廣告,稱他女友經營該間飲料店2年,有請2個兼職,每個月營業狀況,彭姓姊妹花看到後,私訊吳男後談20萬元頂下店面設備,去年2月19日完成簽約,還付10萬元加盟主。

可以展開創業夢,結果彭女準備開店後,發現吳男沒有拿下經營權設備權利,飲料店非吳男稱經營兩年狀況,遭吳男詐騙後,氣得彭女吳提告。

高雄地院審理時,吳男稱他原本是要國外朋友合夥經營,結果支付訂金後方失去聯絡,自己資金盤下整間店面租金,加上自己經營的髮廊需要資金周轉,彭女交他款項全部拿去補足缺口。

法官認為,吳男彭女簽約時,超過他府男定付款期限,但吳男收到彭女交付現金後,款項支付府男,反而於自己髮廊上,可見他一開始利用盤讓店面為幌子,藉此詐取款項周轉。

立委蘇震清身陷SOGO經營權索賄案,遭台北地院判刑十年,目前上訴二審中,並裁定九月二十九日起延長限制出境、出海八個月,…
中信金控前副董事辜仲諒捲入火案纏訟17年,辜一審依證券交易法、銀行法背信罪判9年徒刑,台灣高等法院二審改判無罪,…
本案中,男友女友有結婚意願,而為討她歡心,無條件答應該其所有要求,關於這點應該只能算是價值觀上有錯誤,並無關事實真假,所以該名女子並非施用詐術,而既然其沒有詐術行為,會有刑法上詐欺罪問題。

延伸閱讀…

—– 詐欺花美男——————————————————

詐欺花美男:唐三寶之一

張姓男子以為賴姓女友會嫁他,討對方歡心,任賴女予取予求,共花100多萬元,自己積蓄花光了,女方走了,恍然大悟,控告欺。

但所有花費是張姓男子後付出,無任何詐術行為,檢察官處起訴。

法律評析
本案被告並無施用詐術,自無由成立詐欺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意圖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詐術使人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這裡説詐術,是指傳達事實不符訊息行為,其可以是錯誤訊息,或扭曲或掩飾事實訊息。

關於本案,張姓男子是自己以為賴姓女友有結婚意願,而為討她,無條件答應該女所有要求,關於這點應該只可以算是價值觀上有錯誤,並無關事實真假,所以應該沒有辦法這樣事項來認定該女子是施用詐術,既然其沒有詐術行為,會有刑法上詐欺罪問題了。

本案中,男友女友有結婚意願,而為討她歡心,無條件答應該其所有要求,關於這點應該只能算是價值觀上有錯誤,並無關事實真假,所以該名女子並非施用詐術,而既然其沒有詐術行為,會有刑法上詐欺罪問題。

張姓男子以為賴姓女友會嫁他,討對方歡心,任賴女予取予求,共花100多萬元,自己積蓄花光了,女方走了,恍然大悟,控告欺。

但所有花費是張姓男子後付出,無任何詐術行為,檢察官處起訴。

本案被告並無施用詐術,自無由成立詐欺罪出租帳户10天,1萬元?她這是可以補貼家用、照顧老母親絕佳「打工」,賠掉了3年人生。

示意圖,新聞個案無關。

(顏麟宇攝) 「法官覺得我密碼寫存摺提款卡上面『』,我覺得那些法官很奇怪啊──一個人腦袋能記,你記自己身分證字號、生日、電話號碼、提款卡跟存摺密碼有點繃了吧,何況我要多背3個小孩身分證字號、生日、提款卡跟存摺密碼,請問你有辦法一次背8組密碼嗎?」台灣詐騙案,不只民眾受害,連人們日常生活習慣因此受到密集檢視,人人受到波及,《新聞》特別製作《詐騙島》專題,深入探討台灣詐騙案層出不窮成因、影響和解決之道。

帳户詐騙集團拿去利用了,可以説這人是「詐騙共犯」嗎?於2009年起,法律學者徐偉羣注意到所謂「詐騙冤案」存在,一名領有重度精神身心障礙手冊男子A,因為看到報紙上打工廣告、説拿自己郵局存摺幫人辦貸款可以換現金,捲入了詐騙案件──A交出帳户密碼後沒有拿到半毛錢,反而遭到司法追訴,20142015年間徐偉羣學生一起整理判決資料並統計,這類案件定罪96%。

A不是第一個、會是後一個詐騙集團利用、遭國家定罪人,《洗錢防制法》修法後,這類案件多洗錢罪處理,徐偉羣説,那成了一個「有罪產生器」。

「這方式人頭帳户提供者入罪、讓處困境人國家認定犯罪者,他們後處境會困難,要找資金或是找工作會──國家需要這樣嗎?認定這些有困難人是犯罪、讓他承擔困難後果,我知道這樣國家有什麼處。

」徐偉羣嘆。

延伸閱讀…

賞花海反詐欺》強化民眾「識詐」|警結合花毯節積極宣導

詐欺獵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而多位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民間司改會)申訴被害人,道出了這些冤罪如何使一個人生活崩毀。

10天1萬元酬勞租借帳户,COVID-19疫情讓美容工作室業者誤入「打工詐騙」阿美(化名)是2020年成為詐騙案被告,一開始想找工作時,她有設想過自己會成為「詐騙集團」一部份。

阿美做過美容業、夜市擺攤,她聽過什麼叫「借出帳户」、曉得借出帳户會有什麼刑責。

2020年那時阿美美容工作室開張、COVID-19疫情沒多少客人敢上門,加上她要扶養媽媽姐姐小孩、姐姐小孩子要交註冊費補習費,一心想分擔家計阿美找到一個打工:租賃帳户10天,你1萬元。

「你外面工作一天差不多1000,聽起來滿合理,我夜市工作差不多一個月3、4萬,我會覺得這筆錢不合理、夠我生活費──他們(詐騙集團)説,你可以試做、覺得適合可以帳户退你,結果沒滿7天我抓到了,銀行打給我知道,我帳户洗那麼多錢了。

」交出帳户之前,阿美詢問過朋友,朋友覺得這可能是詐騙,但詐騙集團有話術去説服缺錢人──那些人出示了身分證正反面、讓阿美以為有其人、相信這是個合法工作,寄出兩本存摺後寄了第三本,她還想過説如果這工作問題話要介紹朋友,那朋友是單親媽媽有兩個小孩,誰知道,阿美説服到問題事,後讓她經歷3年司法煎熬。

當阿美帳户詐騙集團用來洗錢、發現後,阿美面臨是所有帳户凍結、找有薪資轉帳正職工作,時隔2年判刑確定後,阿美沒有錢繳易科罰金,需要去易服勞役(社會勞動),包括去學校掃廁所、擦桌子、COVID-19疫情期間整天擦玻璃、噴酒精,這段期間所有生活家人資助,全家經濟狀況雪上加霜。

如果政府反詐騙宣導,你會存摺交出去嗎?這一點,阿美覺得自己是受害人:「政府不能説嗎?什麼完全推卸我呢?今天提款機上面會貼什麼防詐騙打165啊、不要車手啊,但我存摺寄出去時候,完全沒有人能提醒我──雖然我案件發生後沒多久,我發現有些超商會警示説不能寄存摺了,但這些事後彌補我們這些受害人來説,了。

」銀行雖然會提醒「洗錢罪」,沒明示不要「出借帳户」,一個人缺乏資訊、眼前急著錢,往往會低估交出帳户風險,阿美這樣落入陷阱。

如今2023年,雖然阿美案件看似「完結」了、勞役服完了、這前科司法上看似「微罪」,阿美還是很多委屈:「我沒有其他前科,但法官受害人詐騙金額去判刑,我覺得判太重,如果判給緩刑、我警惕可以……法官找不到詐騙集團源頭、從最末端去抓,我覺得不合理,我希望未來可以讓無辜受害人回歸、回到沒有任何刑責狀態。

」「我沒電腦就無法吃飯,這4、5萬(買電腦錢)我生活會有影響,沒想到我生活影響,是國家──檢察官還跟我説『你可以換工作啊』、質疑我什麼要為了買這台電腦去貸款,但這我專業啊!」阿忠案件歷時3年得到無罪確定,但過程飽受,痛苦是檢察官願意相信他提交證據──審理期間有媒體報導詐騙集團破獲、新聞提到主嫌Line帳號初説要幫阿忠辦貸款人一,阿忠想拿這個證明自己是詐騙集團騙了人,沒想到檢察官是直接起訴他了:「他們不想花時間找詐騙集團源頭、只想全部推在你身上,他們認為你該有人生活常識、否則『確定』,檢察官會主張説政府有宣導防詐騙了,你知道話是你有問題。

」阿忠成為幫助洗錢被告,帳户凍結無法找工作、要燒老本打官司──雖然警示帳户是可以開立薪轉户,但限定臨櫃領錢,誰平日有那麼多時間去臨櫃提款?要公司薪水直接現金,但公司有權拒絕現金、會計會做事。

是阿忠去應徵工作、説自己涉入官司不能薪轉户,「每個人看到嚇到直接開除我,我這樣怎麼生活?我無法、只能請爸爸媽媽幫我忙,前前後後花了200多萬,花我生活費、訴訟費用、來回交通──因為我做事,賠了這200萬。

」這筆錢,國家沒有賠給他。

狀況,是2019年遺失帳户單親媽媽阿芸(化名)。

那時阿芸正前夫進行離婚程序,她一個人扶養3個孩子、帶著存摺去申請補助,回神發現自己機車撬開、存摺掉了,幾時後她打電話去銀行掛失、問警察是否該報案。

警察説「你有掛遺失」,她選擇相信國家,幾天後出事了。

「隔三天警察局要我去做筆錄,我傻眼了,雲林警察局知道第幾分局説我帳户盜了,請我去到案説。

」阿芸起訴,法院質疑阿芸為何要密碼寫存摺提款卡上、是不是刻意要讓詐騙集團利用,她好生氣──「我有3個小孩資料要背,誰會記得那麼多事情?不然你現在去找一個路人問看看啊,看他們能不能背出小孩全部資料!」1個媽媽帶3個小孩,阿芸要記得個資包括生日、身分證字號、存摺提款卡密碼各一組,16筆個資怎麼可能統統記得?阿芸相信警察、沒有留下報案紀錄,致使她法院上無法提出任何證據證明自己弄丟了存摺,雖然律師想過要用測謊提交證據,但法院採信。

阿芸本來因為單親媽媽要配合小孩上下學時間找工作,這期間捲入官司後、沒有薪轉户很少公司願意讓她領現金──即便3年後最高法院憐憫她單親媽媽身分、了一個緩刑,阿芸委屈還是沒能修復。

「現在生活定下來了,但是心驚膽跳,像如果有人要我匯款,我會想:會會匯到詐騙集團帳户?」他們法務部視「犯罪源頭」,了「源頭」是詐騙集團組織阿美、阿忠、阿芸,這三個民間司改會投訴個案代表一段司法摧毀過人生,中原大學財經法律系副教授徐偉羣期研究人權議題、2009年開始發現詐騙人頭冤案事件,他知道問題個人,而是司法「有罪產生器」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