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圖片 |免費使用 |學會表達愛 |【花語非暴力】

玫瑰圖片 |免費使用 |學會表達愛 |【花語非暴力】

請求:“你是否願意襪子拿到房間或放進洗衣機?”這一要素明確告知他人,我們期待他採取何種行動,來滿足我們。

這位母親地説出非暴力溝通四個要素,藉助這四個要素地表達了自己。

通過體會他人此刻觀察、感受和需要,他們建立聯繫,然後聆聽他們請求,來發現他們做什麼可以幫助他們。

使用非暴力溝,表達自己或傾聽他人,是開端。

此外,公民抗命是一種政治行動形式,其目的是改革,而不是革命。

上帝了我們兩隻耳朵,而只有一張嘴,顯然是希望我們多聽説。

沒有想過自己説話是否會他人形成,會去想到説要去觀察他人感受,以及他人需要,注意到他人請求,去做反饋。

是我、我、我…… 非暴力抵抗(英語:Nonviolent resistance)或非暴力行動(英語:nonviolent action)是通過象徵性抗議、公民不服從、經濟或政治不合作、真理永恆(Satyagraha)或其他方法實現社會變革目標做法,同時是非暴力。

這種類型行動突出了個人或團體願望,認為需要改變某些事情改善抵抗者或團體當前狀況。

非暴力抵抗程度上但錯誤地視公民不服同義詞。

這些術語中每一個—非暴力抵抗和公民不服從—有內涵和承諾。

貝雷爾·朗(Berel Lang)非暴力抵抗和公民不服混為一談,理由是證明公民不服行為條件是:該行為違反法律、該行為是執行,以及行人預期並願意接受國家為報復該行而他採取懲罰措施;於非暴力政治抵抗行為需要滿足這些標準中任何一個,朗認為這兩種行為是。

是,艾倫·金斯堡希望對付支持戰爭,並且威脅要暴力破壞柏克萊加州大學舉辦反戰示威地獄天使摩托車團「幽靈」[10]。

它努力是法律爭議,同時承認其負責政府權力。

相比之下,非暴力抵抗政治行為可以有革命性目的。

朗認為,公民不服不是非暴力,儘管暴力程度和強度受到參與公民不服從者的非革命意圖限制;同時,公民強行轉移到拘留所暴力抵抗,國家代表使用致命暴力之外,可以合理地算作公民不服從,但不能算作非暴力抵抗。

[1]
許多提倡非暴力或和平主義哲學運動,地採用非暴力行動方法作為實現社會或政治目標途徑。

他們採用非暴力抵抗策略,例如:信息戰、糾察(英語:Picketing)、遊行、守夜、傳單、秘密出版物、真理永恆(Satyagraha)、抗議藝術、抗議音樂和詩歌、社羣教育和意識提高、遊説、拒絕繳税、公民不服從、抵制或經濟制裁、法律/外交角力、地下鐵路、拒絕獎勵/榮譽和總罷工。

研究表明,非暴力運動空間上擴散。

一國非暴力抵抗信息可能會顯著影響其他國家非暴力行動主義。

[2][3]
雖然刻板印象中,革命要搞武裝抗爭,但實質上非暴力公民抵抗,1966年到1999年,非暴力公民抵抗 67 次威權主義轉變中 50 次中發揮了關鍵作用;[4]此外比起武裝抗爭,非暴力公民抵抗民眾參與和接受。

[5]
權力歸花兒(英語:Flower power,稱為花力量、權力歸花或權力歸花精神)是1960年代末1970年代初美國反文化活動口號,標誌著消抵抗和非暴力思想[1]。

延伸閱讀…

平靜的、非暴力的、玫瑰圖片。免費使用。

學會表達愛,成為一朵不帶刺的玫瑰花

源於戰運動[2]。

這口號是美國垮掉派詩人艾倫·金斯堡於1965年提出,主張和平方式來戰爭[3][4][5]。

嬉皮士信奉象徵主義,他們身穿繡花和色彩衣服,頭上戴花,並且市民派發鮮花,因而稱為花孩子(英語:Flower children)[6]。

口號後來概括一個現代人嬉皮士運動、毒品文化、藥物音樂、藝術和社會放任有關[7]。

權力歸花兒起源於加利福尼亞州柏克萊,是反越南戰爭運動一個象徵。

1965年11月,艾倫·金斯堡發表了以「如何能有進展或景象」(How to Make a March/Spectacle)題文章,他提出示威者應「羣眾花兒」(Masses of flowers)給予警察、傳媒、政治家和旁觀者[8]。

使用花兒、玩具、旗幟、糖果和音樂道具是原本反戰集會形式轉為街頭劇場(英語:Street theater)模式來展現,從而減少恐懼、憤怒和威脅抗議一脈相承因素[9]。

是,艾倫·金斯堡希望對付支持戰爭,並且威脅要暴力破壞柏克萊加州大學舉辦反戰示威地獄天使摩托車團「幽靈」[10]。

延伸閱讀…

你説的是愛還是傷害:坦率擁抱真心的20個非暴力溝通練習

非暴力抵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艾倫·金斯堡方法使抗議受到積極關注,並且讓權力歸花兒成為反文化運動不可或缺標誌[11]。

1966年後期,權力歸花兒街頭流動戲劇(英語:Guerilla theater)形式加利褔尼亞蔓延美國其他地區。

麵包和木偶劇團(英語:Bread and Puppet Theater)紐約市舉行多次抗議活動中派發氣球和鮮花他們反戰文學[12]。

《非暴力工作坊》(Workshop in Nonviolence)是一本紐約活動(New York activists)出版雜誌,鼓勵使用權力歸花兒這口號。

1967年5月,阿比·霍夫曼組織了花兒團,作為紐約市歌頌越南士兵遊行一支正式隊伍。

新聞報導拍攝到,手持花兒、旗幟和印有LOVE字樣粉紅色海報花兒團成員遭到旁觀者襲擊和毆打[12]。

暴力行為作出回應,阿比·霍夫曼《非暴力工作坊》中寫道:「計劃東河種植水仙花。

串蒲公英圍住職中心…「權力 歸花兒這口號」引起了全國回響。

我們是會枯萎。


1967年5月,接下來星期日,《非暴力工作坊》宣佈軍人節「權力歸花兒日」並中央公園舉行集會來抗衡傳統遊行。

集會人數偏低,據阿比·霍夫曼指,集會是,因為街頭流動戲劇抗性集會來得[12][1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