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諾斯大公主就是喜歡我 |顏藝的極致 |芝諾斯大公主就是喜歡我 |【金樨花花語】

芝諾斯大公主就是喜歡我 |顏藝的極致 |芝諾斯大公主就是喜歡我 |【金樨花花語】

  他生前耳濡目染所受常識澆灌,人死後,魂魄朽壞軀殼裏脱出,或徘徊於陽世不得解脱,或受陰兵指引去往黃泉生。

…*其實應該是去年10月柱柱生賀,但是當時有寫完*大半年過去,現在心境和當時寫心境截然不同,當時構思這篇文時候,想寫東西很多,不過現在忘得七七八八,只是劇情上一個做了個收尾,,但算是一個句號*依舊是我流四戰後復活柱斑,平平淡淡才是,全文1w5語焉不詳嘟噥聲,融化綿綿不絕雨裏。

時值神無月初,軟綿綿秋雨淅瀝瀝地落了一整夜,彷彿天地之間扯開一張潮潤薄紗。

雨水浸泡出青色石板路上,鋪了一團團金黃,那是風搖落熟透金樨花。

原本馥郁香…*雖然和情人節無關,但算情人節文春天來臨之前,千手柱間撿了一隻貓。

千手柱間穿着草色和服蹲花圃前面,掌心上託着幾枚飽果,上剔透水珠折射着光有些刺眼。

”站玄關打招呼時候,習以為沒有收到任何迴應。

今年冬天往昔,千手柱間有些地呼出一口熱氣,進了屋內。

他和宇智波斑重逢過了三月,現任火影安排下,他們隱去名姓住進了宇智波族地,這片荒棄土地因此復甦了生氣。

廚房冰箱裏堆着蔬菜,櫃子上敞着一箱某個小鬼送來的杯麪,室內殘留着餘温…*,現代pa電影《野狐》定妝照放出時候,羣裏頓時炸開了鍋。

這個只有不到十人羣,電影信息放出,擴大了起來。

能有這樣迅速發展,全要歸功於《野狐》兩位主角選角——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

眼下演藝圈青黃不接時候,一批演藝者們淡出人們視線,後起秀良莠,有人現在稱“灰暗時代”。

於是,好像賽馬賭球,預測哪一位新人能夠樑,成了這個時代觀眾們津津道事。

而眾多新生代之中,演藝世家出生宇智波斑人們看好之外,…茵綠藤葉鋪滿大地,殷紅像垂落鐘擺,幾朵珍珠白小花開其間。

因為酒説要吃abo柱斑,於是寫了——晨分,樹上蟬完沒了地叫了起來。

一旁藍色塑膠水管淌着涓涓流水,他腳底蜿蜒出一道小溪,倒映青天白雲有飛過的羣鳥。

這是春末夏初午後,和煦風吹過宇智波宅邸庭院。

宇智波斑耷拉着眼皮靠庭院前木柱上昏昏欲睡,他感覺像是置身鬆棉花裏,鳴鳥和鈴蟲聲音地方鑽了過來。

一刻鐘之前,宇智波斑本來屋子裏睡午覺衾他包裹得像蠶蛹,蓬鬆頭髮空調吹出冷氣裏一顫一顫…修剪着蘑菇頭少年,耷拉着腦袋發出了聲音,幾粒融化金色糖果擁擠薄紙中央。

這個戰亂年代裏,儘管於忍族來説,金平糖並非是像平民家庭那樣奢侈品,但是讓孩子們養成性格,這種小零食是只有在取得成績時才能夠得到“褒獎”。

這原本是特地從家裏帶出來,打算要兩個人分享藏品。

然而——來夥伴毫不留情貶損,讓蘑菇頭少年消沉了。

這充滿蟬鳴、烈日陽炎午後,兩名少年挨着坐在南賀川小憩…*和親友 @夏晅 聯文,四戰番外後一章!寫有點倉促,後修吧,總之!終於結束了嗚嗚嗚嗚嗚嗚……這是發生千手和宇智波結盟後第六月事情。

時值夏末秋初,交接之際,貪金樨花綻開了零星花團,藏翠色枝葉之間,只在人行之時,散出若無幽香提醒來者花期。

火影宅邸庭院裏,栽種着時令花草樹木,即使是冬日裏,生機勃勃。

此時秋日陽大地,院子裏一道鴉色身影,手握着一隻水勺,慢悠悠地向花壇裏澆水。

延伸閱讀…

芝諾斯大公主就是喜歡我

芝諾斯大公主就是喜歡我

*接正文柱斑穿回去後故事,四戰場景。

*和親友  @夏晅 聯文,本來計劃是三章over,但現在好像要四章了(。

)是地沙雕內容作為火影和宇智波族兒子,宇智波和千手慶太充分展現了他們這個年紀男孩子所特有冒險精神,有超過嫌。

而這一特質證明便是他們跑遍了木葉村每個角落後,終於魔爪伸向了傳説中木葉禁地、千手扉間實驗室——而這他們身處此地緣。

漫天風沙迷得人睜不開眼睛,巨獸怒吼忍術衝擊聲音交織成樂章。

儘管他無意之中造訪了這片涉足過陌生黃土,…木遁結印向來而,話音落,數根枝條地下鑽出,將前十數名襲擊者捕獲。

這其稱戰鬥,倒不如説是常人企及武力單方面鎮壓。

木葉南面森林裏,上了年歲古木聳入雲,層層疊疊枝葉交錯,將陽光篩落成地面斑駁碎金。

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一走出神殿遭到了襲擊,這隻本該土國調查木葉營隊,木遁捆縛一起,神情…*和親友 @夏晅 聯文。

因為酒説要吃abo柱斑,於是寫了——晨分,樹上蟬完沒了地叫了起來。

延伸閱讀…

[閒聊] 哥布林殺手40 顏藝的極致- 精華區C_Chat

第1章自己的葬禮_(重生西幻)一寵成魔_奇幻·玄幻_小説OK網 …

明晃晃日光透過幛子照射到臉上,毫不留情喚醒熟睡人。

千手柱間下意識抬手遮住眼簾,聽着屋外蟬鳴,迷迷糊糊地想,夏天來了。

每到夏日時候,天總是亮。

牀鬧鐘時針指向五位置,這柱間往日醒來時間一些,柱間榻榻米上坐起,薄被一瞬滑落到腰下,而他身側屬於斑位置空了出來,是日光鬧醒而先起了牀。

千手柱間打着哈欠去洗臉,冷冰冰水…*和親友 @夏晅 聯文,總之開始了吧……浴室裏是氤氲白霧,騰騰氣燻得人開始昏昏欲睡。

足以容納多人大池子裏水光粼粼,水温身軀撫慰,刺激得毛孔地張開了。

火影宅浴池外壁貼滿白瓷,它一面牆,台子上放了幾隻金塑膠鴨子,那應是柱間地方給孩子們帶回來。

宇智波斑整個人浸泡水裏,緊抿着雙唇,鼻尖蹭着水面,鴉黑髮水面上漂浮散開,像是盛開黑色波斯菊。

他視線毫無意義地聚焦那幾隻鴨子身上,大腦是全然放空,只想全心全意地享…*和親友 @夏晅 聯文  ,雖説是踩着6.1尾巴發了,但我知道這和6.1有什麼關係……這是火影家中,不過光景。

時值正午,從窗外透入光將屋內照得亮堂堂,千手柱間拉開幛子,讓多春光毫無保留地灌注進來。

門外庭院,院裏栽種山茶花開得豔,一片片粉,掩映枝葉之間,光是看着,感受到那股勃勃生意。

家忍準備早餐是冷蕎麥麪和醃菜,煙灰色麪上灑着海苔絲白芝麻,人感三種顏色相映成趣。

搭配蘸汁是味淋和柴魚片熬製,那剔透如鏡深色液…*和親友 @夏晅 聯文,出來混,是要——人適應力總是超乎自己想象,當窗外晨鳥啼鳴聲傳來時,千手柱間看着身前幫他整理衣服斑。

低垂腦袋只能看到頭頂發現,斑頭髮而蓬鬆,因為昨天洗過澡緣故,傳來淡淡的香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