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程在用搞笑反轉武俠的 |武林怪獸 |武林怪獸 |【電影招財武俠稿笑】

全程在用搞笑反轉武俠的 |武林怪獸 |武林怪獸 |【電影招財武俠稿笑】

而這一次,童年男神經典大俠形象要一次出現銀幕上。

劉偉強執導、爾冬陞監製,古天樂陳學冬郭碧婷周冬雨包貝爾王太利孔連順方中信等等等等眾星雲集出演電影《武林怪獸》,引起了假鈴姐注意。

講,現在拍武俠片「不是那麼」了,往前有很多經典作對,現在有挑剔觀眾拒絕套路。

這一屆觀眾帶了,就算拍經典,拍套路話是會讓人冷漠打「毫無驚喜」評價。

不過沒想到是,《武林怪獸》這部片,讓假鈴姐懷著質疑心進了電影院,然後看完哈哈哈哈開朗出來——這部電影,好看地方不是高手過招,而是它每一秒「反轉」武俠。

電影背景是明朝萬曆年間——沒錯,每一個發生明朝萬曆年間武俠故事,會有一個東廠大太監反派。

而古天樂飾演封四海,原本是「有頭有面」,是東廠提督身邊紅人,結果因為放走了「御獸」招財,轉身成了通緝重犯。

放走「御獸」是一隻進貢怪物,東廠提督孫玉鶴一開始形容它兇惡無比,訓練可以成為殺人魔。

結果下一個鏡頭,這隻「黑毛怪」這樣——感覺這電影裡要「你以為是這樣」套路反轉過來,而且反轉到。

比如作為一部武俠片,電影一開頭各種説得出名頭武林人士正派掌門什麼,爭鬥得元氣傷,後面沒再出來了。

而另外,反派東廠提督孫玉鶴統領人馬是傳統意義上那麼多,那要抗反派,咋辦?於是就出現了電影裡一羣「烏合眾」聚在一起商量場面了。

有重犯男主,亂黨女主,有流寇、逃兵、財迷、山賊,是武林裏小人物。

是開頭,周冬雨和陳學冬飾演流寇,是義軍一員,籌備軍資摸黑進行偷盜,傳説「汪洋大盜」。

結果一轉頭,他們貧民窟裏偷雞摸狗。

連傳統武俠絕技要反轉,吞劍絕技這裡是藏武器活命。

有東廠爪牙讓人意想不到,辣眼喜歡「美女」;東廠裏有一位高手名「白眉」,結果白色眉毛是戴頭上道具,每次介紹自己時候要先戴……這些傳統武俠反轉,讓人有些意想不到,但同時透露出一種無釐頭式喜劇範兒~,電影裡各種梗用來反轉,有用來做彩蛋致敬。

比如郭碧婷飾演俠女一身斗笠+白紗造型,瞬間讓人穿越到了經典武俠電影《俠女》而身為本片男主,來天樂身上梗不能倖免。

如今變重犯封四海其他小人物取笑「」;出現山洞裡「獨臂楊大俠」——古天樂飾演楊過經典楊過之一嘛!這反轉傳統武俠讓人意想不到喜劇感,這部電影有一種帶吐槽式搞笑。

比如郭碧婷飾演俠女名叫「冷冰冰」、而陳學冬飾演流寇兼義軍小頭目名叫「甄劍」。

感覺名字開始人設自帶吐槽效果。

(後來發現「冷冰冰」並不是,而「甄劍」沒有「」,反轉反轉有意思)而男女主封四海冷冰冰,初看男才女貌,感覺他們之間有著什麼「纏綿悱惻」愛情故事。

沒想到看起來,瘋起來經!大家有沒有那種,對男女主在關頭見面要抱著放手場景,相識以及捉急想吐槽?《武林怪獸》這個玩到……冷冰冰封四海救回來後,抱著放手——但這裡她是抱著封著男主棺材放手露出花痴表情,要觀眾急死!而男女主在講述他們過去時候,一言不合突然深情投入、唱跳舞,搞得旁邊秀恩愛閃瞎眼人吐血(七孔流血)表示:你不要説了(説出了單身狗心聲啊)甄劍大喊「失戀我可以,沒錢不行」時代各位內心OS發言人!而本電影能,不是男女主之間「英雄救美」故事,是男主和東廠提督之間「竹馬情”劉偉強之前接受採訪時候説過,他想這部電影來「借古喻今」,假鈴姐看來,他做到了。

這部電影用反轉傳統武俠套路搞笑方式,讓觀眾時時會心一笑。

而當笑笑鬧鬧到後,一羣原本因為利益聚集到一起小人物,渡過後説出的那句「我過了半輩子,終於做了一件事」 點睛筆。

説,這句話實意程度,很多本來世界觀、大義凜然主角説出的台詞,讓人感受。

正因如此,看到後,大家發現《武林怪獸》骨子裡,是重情義武俠情懷。

,《武林怪獸》裡面武打場面以及超可愛怪獸「招財」還是有看頭。

「古大俠」出場可以,但打起來!其他角色(打)起(起)武(架)功來是有模有樣,俠氣。

而怪獸「招財」可萌可,萌起來讓人拒絕,憤怒後力量超強,形態出來,看得出來後期費用省!《武林怪獸》這部電影,頭到尾、場景畫面到劇情設定反轉,表達著——即使推翻了武俠「舊套路」,能夠喜劇得「武俠」。

看過多武俠經典,看過多「毀經典」武俠片後,這部電影出現,是一個。

聖誕檔奉上了自己第一部武俠喜劇《武林怪獸》,這部電影昨天一全國影院上映,吸引了所有影迷眼球。

今天,要大家推薦一部12月21日上映武俠魔幻喜劇電影:《武林怪獸》。

影片講述了明朝萬曆年間,是東廠重金懸賞捉拿宮中逃跑怪獸;另,幾股江湖勢力集結一起準備劫取官銀,與逃跑怪獸相遇,從而引發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故事。

一開始有點兒驚嚇到,身體好些年,正襟危坐地坐著,吃不消影片過於神經玩法。

類問,盤腦殼上,一會,拋腦後,管它什麼片呢,這是官能喜劇大片,笑。

電影《武林怪獸》講述明朝萬曆年間,東廠都督孫玉鶴奉命捉拿宮中逃走怪獸「招財」,並懸賞官銀三萬兩。

同時,義軍少俠甄劍、師妹熊嬌嬌、白衣俠女冷冰冰、江湖浪子武柏綠林漢聚集一起,搶劫官銀。

該片講述了明朝萬曆年間,東廠重金懸賞捉拿宮中逃走怪獸,此時幾股江湖勢力暗地集合準備劫取官銀,怪獸相撞,從而引發一系列爆笑故事。

聖誕檔奉上了自己第一部武俠喜劇《武林怪獸》,這部電影昨天一全國影院上映,吸引了所有影迷眼球。

認作文藝掛女神郭碧婷,心中住著一個「俠女夢」。

採訪中透露時候看武俠説武俠片,裡面女俠總是崇拜。

月初,院長盤點12月新片時,聊到一部電影,順便放了預告片。

四個大字,砰砰砰砰地腦子裡蹦,壓壓不住。

屈服?反轉?逆套路?喜劇、奇幻、武俠類型《武林怪獸》,實際是一個超乎你想像武林爆笑故事。

影片一開始出了港式武俠片框架,隨著故事發展,影片風格像電視劇《武林外傳》經典港片《龍門客棧》《新龍門客棧》雜糅版,《無間道》影片知名導演劉偉強,這次《武林怪獸》拍成了無釐頭武俠片,搞笑方面,劉偉強做得認真。

影片中,東廠懸賞白銀三萬兩抓捕怪獸,讓各方異士垂涎。

一波雜燴大俠們臨時組隊,做起了一夜白日夢,古天樂郭碧婷貌合神離、陳學冬欺怕、周冬雨威逼利誘,各路大俠花樣百出。

《武林怪獸》本來是一個讓人看不懂片名,隨著故事深入,會理解影片雜糅了武俠電影怪獸電影諸多元素。

早期港片,這種雜糅稱搞,或者叫無釐頭。

影片故事場所「花田驛」一個脱口秀舞台,大俠們是吐槽達人,他們做事情、説話,顯得,仔細一想,這些行話語,反倒擊中了我們金錢、愛情、友誼。

無釐頭姿態搞笑、江湖為故事場景,賀歲檔的氛圍裏,《武林怪獸》這種配置,可以看得出影片「閤家影片」氣質靠近。

(倪自放)作者:路上每年12月中下旬,是中國內地電影市場賀歲檔黃金時段,閤家喜劇成這個檔期應景、受觀眾喜愛影片類型。

和男朋友女朋友,基友幾部新片看通宵武俠、喜劇、動作、科幻不要太爽。

~今天一部聖誕檔影片搶險曝光了預告片,包含了所有類型片元素,實惠量!「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金庸大俠仙逝,世間無武俠,如今電影市場上好久看到武俠片了。

月初,院長盤點12月新片時,聊到一部電影,順便放了預告片。

四個大字,砰砰砰砰地腦子裡蹦,壓壓不住。

江湖於中國人來説,那是一個令人神往童話世界,那裡世界可以和天地化為,而武俠片,便是江湖最佳載體。

古天樂飾演「麵俠」今天公映電影《武林怪獸》是武俠魔幻喜劇片,男一號古天樂該片飾演「麵俠」封四海。

為影片預熱,古天樂「」錄製了視頻,登上了平台搜Top5,有粉絲表白:「終於等到男神,會去電影院支持你」。

劉偉強執導、爾冬陞監製、十八線江湖人士外加一隻怪獸聯手搞事情!美説,《武林怪獸》裝片,有一個現代內核,有借古喻今寓意包含其中。

“雙十一”落下帷幕,2135億!天貓破了記錄,馬爸爸開了花。

儘管天天喊著”消費降級”,可大家嘴上説不要,身體。

所以對《武林怪獸》,電影陣容,江湖俠客鬥東廠故事人思緒拉回到九十年代港產武俠片。

不僅有晉金像影帝古天樂和金馬影後周冬雨,有首次挑戰武俠人氣偶像陳學冬、郭碧婷,造型具喜感。

劉偉強導演爾冬陞監製,要古天樂、周冬雨人,合力要製作一部充滿現代港式電影,將江湖變成一個派場地。

《武林怪獸》是劉偉強執導,該片講述了「重犯大俠」古天樂,「雙流寇」陳學冬和周冬雨。

「亂黨」郭碧婷,「逃兵」包貝爾,「財迷」王太利,「倆山賊」潘斌龍,孔連順,「東廠提督」方中信人。

2018年度靈魂熱詞——佛系年初火到年尾。

“都行可以關係”派佛系90後,這個聖誕,《武林怪獸》三首神曲洗腦式轟炸下,男孩蒙丹聽了後,淡定坐下併你背誦了一段魔性咒語。

電影中官差打鬥場面,隨著關燈開燈,牆上影子展示「場面」,這個設定值得一説。

MV發佈4時突破百萬點擊量,轉發量超過30萬。

博上#楊超越招財進寶#話題閲讀3000萬,討論量達48萬,熱度持續不斷上升氣勢絲減。

從影院出來後這首魔性神曲循環洗腦,不由自主地跟着楊超越學起了rap。

《武林怪獸》秉着樂天發展觀,堅持走佛系發展道路。

楊超越奶聲奶萌版洗腦神曲讓你開心外,鋼鐵翼男孩騰格爾猝不及防揚起馬鞭,唱起了一首洗腦《凡人英雄歌》。

沒有“每 一 次! 徘 徊 單 中 堅 強”鏗鏘魔音中走出來,騰格爾老師放大招!熟悉嗓音,還是那熟悉鋼鐵節奏:嘿!不如搞搞笑~~~來壺酒,一起酒歌樂。

説句話,面前有酒騰格爾讓我喝,我哪敢喝;瑣事紛擾騰格爾讓我搞搞笑,我了勁兒要滄海一聲笑。

《武林怪獸》秉着樂天發展觀,堅持走佛系發展道路。

繼萌妹奶聲呆萌版 、酒歌版後,繼續貫徹“莫生氣、”態度。

電影請來一代武俠OST女王李麗芬,佛系演唱解壓神曲《莫生氣》,堪稱傾訴版。

聽完三首歌後,相信你和編我,臉上掛着蜜汁微笑。

莫生氣,如此樂天派電影+樂天派主題曲,《武林怪獸》有萌主怪獸招財你送上新年祈願,聖誕祝福。

萌寵招財強勢出道,一舉虜獲芳心無數,獸廟裏萌喜一無二。

看完電影意猶未盡,隔空傳話聖誕老人,本人慾得招財一隻,錦鯉附身運。

願望實現得。

《武林外傳》手遊12月21日同日公測,萌寵招財邀你在手遊世界裏遊,闖蕩江湖歡樂捉怪。

《武林怪獸》戲外聯動《武林外傳》經典IP 手遊,開拓經典劇情世界觀。

怪獸“招財”現身七俠鎮,同福客棧。

甄劍師兄妹聞訊趕來。

而江湖中蟄伏四位俠士現身,遊戲開鎖四位角色:魔尊、明王、修羅、天劍。

各路人馬匯聚七俠鎮,延續電影預設彩蛋劇情,玩家可甄劍兄妹,一起闖蕩江湖,探索武林世界。

電影《武林怪獸》手遊《武林外傳》兩個江湖得以交融,無論綠林漢是市井蝦,地生活自己一方天地。

這個聖誕,拋開一切, 隨《武林怪獸》一起,踩着洗腦神曲節拍,形神合一仰天笑!《武林怪獸》是劉偉強執導,爾冬陞、羅曉文、李錦文聯合擔任監製。

古天樂、陳學冬、郭碧婷、包貝爾、王太利領銜主演,周冬雨出演武俠魔幻喜劇片。

影片主要講述幾個綠林漢在劫「官」救貧途中,與不明生物相撞故事。

該片於2018年12月21日上映。

相關問題:如何評價電影《武林怪獸》劇情?電影《武林怪獸》中彩蛋有哪些?電影《武林怪獸》有哪些細節?《武林怪獸》是劉偉強執導,爾冬陞、羅曉文、李錦文聯合擔任監製。

古天樂、陳學冬、郭碧婷、包貝爾、王太利領銜主演,周冬雨出演武俠魔幻喜劇片。

影片主要講述幾個綠林漢在劫「官」救貧途中,與不明生物相撞故事。

該片於2018年12月21日上映。

週五縣城中午場,一共三個人,我加上一隊情侶,情侶後實在看不下去提前退場了,我…電影票錢是堅持看完了電影。

就算是做賀歲喜劇看不下去電影,是一種「喜劇人」即視感吧。

流水賬情節,加上「抖包袱」,説這是一部電影。

心裡難受,演員不是不能演,現在,沒有強行地方,但拍出來東西不行。

爛到什麼可多説了,作文來話,小學生開始寫作文流水賬水平吧。

看預告片美如畫,本想看完誇一下,奈何本人沒文化,看完以為是劉鎮偉導,我只能三個卧槽來形容我心情,劉偉強:「我一個機會。

」我:「怎麼你機會。

」劉偉強:「我以前選,現在我想做個爛片導演。

」我:「啊,去觀眾説,看他讓讓你做爛片導演。

」劉偉強:「我以前選,現在我想做個爛片導演。

」我:「啊,去觀眾説,看他讓讓你做爛片導演。

」肖央看了這片後一口氣,自言自語道:「我導演水平劉偉強一點」…全片範著,如果不是某人粉,這片子看,難看透了…郭碧婷 、周冬雨兩位女神。

顏值確實高,要説演技周冬雨郭碧婷。

我覺得這部電影演技要數陳學冬了,全程無感情投入。

而且這個片子梗,我一點笑不出來,!有一位大神説典致敬,我是你一部105分鐘電影你致敬一百部(虛指)片子?那你這個電影意義?而且主旨,不倫不類,喜劇不是喜劇,武俠不算武俠,奇幻屬奇幻,是下輸了!講昨天看天氣預爆這好看多了,這電影我看了幾分鐘想走,什麼玩意下次要捐學校能不能直接告訴我賬號,我直接錢不行嗎?我做錯了什麼要我看這種東西,非要我智商地上摩擦。

不談劇情,説説八卦,這部電影值得關注,梗,彩蛋電影,所以今天要説説梗和彩蛋金庸大俠仙逝,世間無武俠,如今電影市場上好久看到武俠片了。

那些令我們一度魂牽夢繞武俠世界和大俠們復存在, 因為我們發現,我們怎麼努力,活不成大俠樣子,那風生水起江湖世界,去,武俠電影,消失不見。

武俠風,武俠電影,只不過是另一種風格而已。

電影《武林怪獸》是一部武俠片,如假包換。

電影創作者,是一位超級港片迷,因為這部電影裏,我們發現了大量會存在於香港武俠電影和武俠説中設定和橋段,這些內容本片裏搞、致敬方式表現出來,句時髦話,這叫「梗」。

而且這部電影嘻嘻哈哈風格和大量「梗」中,解構了江湖。

電影《武林怪獸》讓人想起了《貓頭鷹》,香港無釐頭電影鼻祖,搞了武俠電影,那部電影編劇,叫做「爾小寶」,這是藝名,如今他叫爾冬陞,是《武林怪獸》監製。

有《東成西》開場「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下面描述是他們時候故事」。

《武林怪獸》故事可以概括為:一幫大俠們一隻怪獸招財故事。

大量經典武俠電影梗,提醒我們,這是我們熟悉江湖。

但該片通過一個抓怪獸故事,告訴我們那些表面風光大俠,一面,可能這樣:錢財、利益、私慾匯聚一堂。

洋相百出角色和插科打諢情節,這部電影用方式,交待了一個江湖。

而且這部電影嘻嘻哈哈風格和大量「梗」中,解構了江湖。

電影《武林怪獸》讓人想起了《貓頭鷹》,香港無釐頭電影鼻祖,搞了武俠電影,那部電影編劇,叫做「爾小寶」,這是藝名,如今他叫爾冬陞,是《武林怪獸》監製。

有《東成西》開場「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下面描述是他們時候故事」。

大量經典武俠電影梗,提醒我們,這是我們熟悉江湖。

但該片通過一個抓怪獸故事,告訴我們那些表面風光大俠,一面,可能這樣:洋相百出角色和插科打諢情節,這部電影用方式,交待了一個江湖。

什麼要扒這些梗出處?因為這些只有存在於港片粉絲腦海中情節,了無數回憶。

因為只有列出這些梗,出處之間差異,我們明白作者用意,什麼會電影故事中安放這樣一個情節?什麼會致敬/搞這一個環節?會明白什麼叫做「解構江湖」。

閑話説,下面進入扒環節。

(本文涉及大量劇透,且剔透)因為這些只有存在於港片粉絲腦海中情節,了無數回憶。

因為只有列出這些梗,出處之間差異,我們明白作者用意,什麼會電影故事中安放這樣一個情節?什麼會致敬/搞這一個環節?會明白什麼叫做「解構江湖」。

閑話説,下面進入扒環節。

(本文涉及大量劇透,且剔透)甄劍熊嬌嬌設定,是武俠片中常見師兄師妹設定,但比起很多郎情妾意師兄妹,片中二位情感基礎和人設,像一層窗户紙,全片只有兩位女性,這位師兄馬上移情另一位(是女行??)其中二者第一次出場扮相,是來於兩部電影:甄劍造型是來李小龍劇《青蜂俠》,或者李連杰《黑俠》(,黑俠是模仿青蜂俠扮相)甄劍熊嬌嬌設定,是武俠片中常見師兄師妹設定,但比起很多郎情妾意師兄妹,片中二位情感基礎和人設,像一層窗户紙,全片只有兩位女性,這位師兄馬上移情另一位(是女行??)其中二者第一次出場扮相,是來於兩部電影:甄劍造型是來李小龍劇《青蜂俠》,或者李連杰《黑俠》(,黑俠是模仿青蜂俠扮相)熊嬌嬌造型是來原1965年粵語片《黑玫瑰》,後來劉鎮偉拍了《92黑玫瑰對黑玫瑰》致敬。

熊嬌嬌造型是來原1965年粵語片《黑玫瑰》,後來劉鎮偉拍了《92黑玫瑰對黑玫瑰》致敬。

PS,這倆設定致敬《黑玫瑰》,姐妹換成了兄妹。

那些劫富濟「雌雄大盜」、「亡命鴛鴦」設定,讓人想起了60年代美國電影《邦妮和克萊德》。

冷冰冰設定是胡金銓《俠女》,東廠迫害官員女(徐楓飾演),造型上像,只不過她是解救老相好,而欺騙了大批「江湖義士」,俠女身份完全不符。

沒想到其他所有角色是「願者上鈎」。

冷冰冰設定是胡金銓《俠女》,東廠迫害官員女(徐楓飾演),造型上像,只不過她是解救老相好,而欺騙了大批「江湖義士」,俠女身份完全不符。

PS,冷冰冰他爹冷謙,有這個人,只不過是個道士,明代養生專家三者關係,是來於《東成西》中三公主林青霞東師兄妹張國榮王祖賢。

三者關係,是來於《東成西》中三公主林青霞東師兄妹張國榮王祖賢。

胡沖魯莽這倆,搞了那些名門正派後面聲勢輩。

胡沖魯莽這倆,搞了那些名門正派後面聲勢輩。

其設定《新仙鶴神針》裏點蒼派相似,全部門派倆人,師父一陽子(劉松仁)和徒弟馬君武(梁朝偉),其他大門派後面,動不動「我們是名門正派、點蒼派全員此」。

但這裡二位要混得了,他們飯吃。

其設定《新仙鶴神針》裏點蒼派相似,全部門派倆人,師父一陽子(劉松仁)和徒弟馬君武(梁朝偉),其他大門派後面,動不動「我們是名門正派、點蒼派全員此」。

但這裡二位要混得了,他們飯吃。

這個角色金庸和龍説裏能找到影子,如《笑傲江湖》裏江南四友筆翁,《碧血劍》裏銅筆鐵算盤、有《多情劍客無情劍》裏天下第一高手孫老頭。

使用算盤當武器,讓我想起了《楚留香》裏姬冰雁,人於算計。

電影中這位是貪得無厭,每次分錢要分三份。

但姬冰雁後期楚留香一個請求而甘願拋下億萬家財,赴沙漠,而嶽山翁是如此,結尾這位「成長」了。

這個角色金庸和龍説裏能找到影子,如《笑傲江湖》裏江南四友筆翁,《碧血劍》裏銅筆鐵算盤、有《多情劍客無情劍》裏天下第一高手孫老頭。

使用算盤當武器,讓我想起了《楚留香》裏姬冰雁,人於算計。

電影中這位是貪得無厭,每次分錢要分三份。

但姬冰雁後期楚留香一個請求而甘願拋下億萬家財,赴沙漠,而嶽山翁是如此,結尾這位「成長」了。

方中信飾演孫玉鶴,造型上很多邵氏武俠片中boss類似,髮魔鬼那種,有《龍門客棧》中boss太監。

方中信飾演孫玉鶴,造型上很多邵氏武俠片中boss類似,髮魔鬼那種,有《龍門客棧》中boss太監。

但個人感覺,這個髮人設,參考了《髮魔女傳》中練霓裳,她是一位情種,發生他身上悽美望愛情。

到了這部電影中,孫玉鶴是個「情種」,只不過對象是。

但個人感覺,這個髮人設,參考了《髮魔女傳》中練霓裳,她是一位情種,發生他身上悽美望愛情。

到了這部電影中,孫玉鶴是個「情種」,只不過對象是。

武林高手白眉大俠搞笑版,來於單田芳評書,這個角色搞兩處:其一立場。

代表了那些投靠朝廷武林人士,如白眉大俠徐良,但武俠説和電影中,官府一起,武林中人所不齒,全部定義成反派,比如《新仙鶴神針》中曹雄,徐克《笑傲江湖》裏左禪。

這評書裏故事是完全相反,有些諷刺。

其二江湖規矩。

調侃了武俠電影中那些中二形式感,擺pose、報名號、綽號那麼,江湖哪有那麼多規矩。

有個細節,演員表裡顯示這位叫「白眉飛鷹」,電影裏只説了「白眉飛」,所以名字沒報完滅了。

武林高手白眉大俠搞笑版,來於單田芳評書,這個角色搞兩處:代表了那些投靠朝廷武林人士,如白眉大俠徐良,但武俠説和電影中,官府一起,武林中人所不齒,全部定義成反派,比如《新仙鶴神針》中曹雄,徐克《笑傲江湖》裏左禪。

這評書裏故事是完全相反,有些諷刺。

調侃了武俠電影中那些中二形式感,擺pose、報名號、綽號那麼,江湖哪有那麼多規矩。

有個細節,演員表裡顯示這位叫「白眉飛鷹」,電影裏只説了「白眉飛」,所以名字沒報完滅了。

人如其名,拆開「雙倍二百五」。

角色設定來於「上山打虎」武松,結果「老虎」追著跑。

可想而知,世間打虎英雄(打怪英雄),但像武松那樣幾位,大部分是武柏這樣。

人如其名,拆開「雙倍二百五」。

角色設定來於「上山打虎」武松,結果「老虎」追著跑。

可想而知,世間打虎英雄(打怪英雄),但像武松那樣幾位,大部分是武柏這樣。

這位人設參考了那位大俠呢?還用問啊,看圖唄。

這位人設參考了那位大俠呢?還用問啊,看圖唄。

片頭怪獸大手,是致敬電影《如來神掌》,結尾招財打炮彈喊了一聲如來神掌「萬佛朝宗」,這是是前後呼應。

片頭怪獸大手,是致敬電影《如來神掌》,結尾招財打炮彈喊了一聲如來神掌「萬佛朝宗」,這是是前後呼應。

故事結構是胡金銓老版《龍門客棧》,花田驛好比龍門客棧,多方勢力匯聚於此,魚龍,反派是東廠公公。

故事結構是胡金銓老版《龍門客棧》,花田驛好比龍門客棧,多方勢力匯聚於此,魚龍,反派是東廠公公。

放在一起説,全片地方來於這兩本書/影視「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幾位明星客串角色來於此。

他們出場鏡頭,以及後來俯瞰大場面,讓人想起了1993年李連杰《倚天屠龍記魔教教主》。

熊嬌嬌來到洞穴這裡融合了兩部名著特點:放在一起説,全片地方來於這兩本書/影視幾位明星客串角色來於此。

他們出場鏡頭,以及後來俯瞰大場面,讓人想起了1993年李連杰《倚天屠龍記魔教教主》。

楊過來到山谷偶遇神鵰,發現了獨孤求敗住處和劍冢,神鵰幫助下練此劍劍法。

電影中變成了熊嬌嬌來到洞穴偶遇招財,發現了楊大俠(楊過)的修鍊之地和屍骸,招財幫助下習得。

這裡設定有「師承」感覺。

而熊嬌嬌修鍊,獨臂銷魂掌,楊過「黯然銷魂掌」發現段落參考了張無忌(楊過只是發現了),跌落山谷發現《九陽》秘笈,或者是張無忌光明頂秘道中,發現楊頂天屍骸和乾坤大挪移秘笈橋段。

搞了《神鵰俠侶》楊過和小龍女修鍊玉女心經,這時武柏身份當年尹志平,結果揍了。

孫玉鶴用激將法慫恿武柏發信號,並説這個「信號彈」是「從波斯傳來聖火令」,出處不言而喻。

武柏天兒降場面,參考了《大話西遊》中至尊寶從懸崖跌落後人做神仙橋段。

武柏起身後,自己做神仙,印度阿三搖頭晃腦,讓人想起了徐克《青蛇》中《莫呼洛迦》。

人家掉下來不是至尊寶大美女,結果本片裏掉下來這麼一位,反差。

武柏天兒降場面,參考了《大話西遊》中至尊寶從懸崖跌落後人做神仙橋段。

武柏起身後,自己做神仙,印度阿三搖頭晃腦,讓人想起了徐克《青蛇》中《莫呼洛迦》。

人家掉下來不是至尊寶大美女,結果本片裏掉下來這麼一位,反差。

我之前其實完全沒有、沒有認識沛如,雖然是台藝學妹,沒有看過她作品,但是她《大餓》那年入圍了北影,我去看了,我覺得這個人可以合作。

出處,來邵氏電影《喜怒哀樂》,這是一部四合一電影,四部短片四位大導演拍攝,其中胡金銓導演《怒》中有情節,黑暗中打鬥您是不是看出來了,沒錯,來於京劇《三岔口》橋段,京劇到邵氏電影到如今,算是傳承。

而周冬雨開燈出現影子設定,來於嘉禾武打片,例子不勝枚舉,後來《內密探零零發》中惡搞過這種形式,昆汀《殺死比爾》裏有過類似片段。

電影中官差打鬥場面,隨著關燈開燈,牆上影子展示「場面」,這個設定值得一説。

出處,來邵氏電影《喜怒哀樂》,這是一部四合一電影,四部短片四位大導演拍攝,其中胡金銓導演《怒》中有情節,黑暗中打鬥您是不是看出來了,沒錯,來於京劇《三岔口》橋段,京劇到邵氏電影到如今,算是傳承。

而周冬雨開燈出現影子設定,來於嘉禾武打片,例子不勝枚舉,後來《內密探零零發》中惡搞過這種形式,昆汀《殺死比爾》裏有過類似片段。

武柏山東書形式訴説前情,來於《唐伯虎點秋香》裏周星馳敲椅子RAP段落。

武柏山東書形式訴説前情,來於《唐伯虎點秋香》裏周星馳敲椅子RAP段落。

電影中涉及到武功絕學,全部來於武俠説:比如剋制「九陰童子功」「獨臂銷魂掌」,囊括了射鵰與神鵰兩書上乘武功。

電影中涉及到武功絕學,全部來於武俠説:比如剋制「九陰童子功」「獨臂銷魂掌」,囊括了射鵰與神鵰兩書上乘武功。

孫玉鶴開始那招其實致敬周星馳《鹿鼎記》中海公公化骨綿掌,何以見得?是公公身份,孫玉鶴手拍了拍王超肩膀,後者炸裂場面,是海公公抓了韋小寶肩膀後説「剛才這一下是一掌」孫玉鶴開始那招其實致敬周星馳《鹿鼎記》中海公公化骨綿掌,何以見得?是公公身份,孫玉鶴手拍了拍王超肩膀,後者炸裂場面,是海公公抓了韋小寶肩膀後説「剛才這一下是一掌」有一處搞《殭屍先生》橋段,躲避招財而藏兵器那段。

《殭屍先生》裏只有屏住呼吸殭屍追你了,成為經典設定。

本片中,大家招財當成了「殭屍」,包貝爾説屏住呼吸追了,結果發現這招不靈。

結果發現招財是「兵器藏起來」追你了。

有一處搞《殭屍先生》橋段,躲避招財而藏兵器那段。

《殭屍先生》裏只有屏住呼吸殭屍追你了,成為經典設定。

本片中,大家招財當成了「殭屍」,包貝爾説屏住呼吸追了,結果發現這招不靈。

結果發現招財是「兵器藏起來」追你了。

電影裏《笑傲江湖》梗不多,但整體風格類似,偏向於徐克武俠《笑傲江湖》,包括東廠干涉下武林、隱居封四海和冷冰冰(令狐沖和任盈盈),有無法退出江湖。

而梗於插曲,1984年周潤發版《笑傲江湖》主題歌,葉振棠、葉麗儀演唱。

電影裏《笑傲江湖》梗不多,但整體風格類似,偏向於徐克武俠《笑傲江湖》,包括東廠干涉下武林、隱居封四海和冷冰冰(令狐沖和任盈盈),有無法退出江湖。

而梗於插曲,1984年周潤發版《笑傲江湖》主題歌,葉振棠、葉麗儀演唱。

更夫,白客和子墨飾演更夫,這是搞古裝電影萬年梗。

因為只要出現更夫戲份,100%出事。

一開始白客和子墨打趣可能這麼,結出現了,「你説巧」,有點自嘲味道:「我看見常威打來福!」白客和子墨飾演更夫,這是搞古裝電影萬年梗。

因為只要出現更夫戲份,100%出事。

一開始白客和子墨打趣可能這麼,結出現了,「你説巧」,有點自嘲味道:封四海和冷冰冰共舞,讓人聯想到《東成西》張國榮和王祖賢「眉來眼去劍」、「情意綿綿刀」。

但其實出處是香港電影中黃梅調,上世紀50年代後近十年,黃梅調電影大行其道。

封四海和冷冰冰共舞,讓人聯想到《東成西》張國榮和王祖賢「眉來眼去劍」、「情意綿綿刀」。

但其實出處是香港電影中黃梅調,上世紀50年代後近十年,黃梅調電影大行其道。

黃梅調是中國影史上類型之一,只要是古裝文藝敍事作品(而非武俠打鬥),很少不用黃梅調歌唱推展情節(其實類印度片歌舞了),即便功夫武打影片全面興盛後,黃梅調餘温持續80年代初。

後來很多電影片中這樣形式搞或致敬黃梅調,比如《破壞王》發布會上林國斌和鍾麗緹唱歌,有上述《東成西》裏那些內容。

後來很多電影片中這樣形式搞或致敬黃梅調,比如《破壞王》發布會上林國斌和鍾麗緹唱歌,有上述《東成西》裏那些內容。

男女反串梗很多港片有出現,是經典搞笑元素,潘和孔連順「野味美女」組合,浮誇服裝和印度舞,搞《青蛇》中印度舞;有《唐伯虎點秋香》如花。

男女反串梗很多港片有出現,是經典搞笑元素,潘和孔連順「野味美女」組合,浮誇服裝和印度舞,搞《青蛇》中印度舞;有《唐伯虎點秋香》如花。

一些情節上武俠梗,電影故事背景中,能看出相關歷史和文學元素暗藏於內。

一些情節上武俠梗,電影故事背景中,能看出相關歷史和文學元素暗藏於內。

電影中「東廠」元素,背景是明朝。

廠公孫玉鶴進花田驛客棧時,眾人試圖矇混過關,眾人演戲,冷冰冰自稱是「太子派來」,孫玉鶴不敢造次。

當時東廠仰仗鄭貴妃,鄭貴妃主使東廠太監行刺太子未果,即為「梃擊案」,因此太子黨東廠對立,且廠公孫玉鶴忌憚。

電影中「東廠」元素,背景是明朝。

廠公孫玉鶴進花田驛客棧時,眾人試圖矇混過關,眾人演戲,冷冰冰自稱是「太子派來」,孫玉鶴不敢造次。

當時東廠仰仗鄭貴妃,鄭貴妃主使東廠太監行刺太子未果,即為「梃擊案」,因此太子黨東廠對立,且廠公孫玉鶴忌憚。

所以《武林怪獸》故事一夥人龍門客棧遇到了打虎失敗武松,並打算智取生辰綱故事。

花田驛客棧符合明朝末年大部分驛站裁撤史實。

片中「花田驛」客棧名字,是一處致敬,因為大家知道《花田錯》京劇曲目,而這個《花田錯》故事緣於《水滸傳》,描述是小霸王周通搶親故事,是一出藉由誤會巧合、性別錯置,發展出一段令觀眾頭笑到尾鬆喜劇,電影故事其實不謀而合。

可見該片「水滸」情結是。

PS,1962年邵氏電影拍過一版《花田錯》,嚴俊導演,編劇《龍門客棧》導演胡金銓。

片中「花田驛」客棧名字,是一處致敬,因為大家知道《花田錯》京劇曲目,而這個《花田錯》故事緣於《水滸傳》,描述是小霸王周通搶親故事,是一出藉由誤會巧合、性別錯置,發展出一段令觀眾頭笑到尾鬆喜劇,電影故事其實不謀而合。

可見該片「水滸」情結是。

PS,1962年邵氏電影拍過一版《花田錯》,嚴俊導演,編劇《龍門客棧》導演胡金銓。

驛站中央設有一尊三面佛,它三面代表著過去、現在和未來;佛像前方有幾隻猴子捂眼、捂鼻、捂耳形態出現,寓意為「非禮勿視,非禮聽,非禮勿言」;客棧裏形態各異猴子象徵著眾生百態。

《武林怪獸》之中人物社會武林人士,影片主要矛盾大多發生驛站之中,所以設計了一座三面佛和很多猴子,身處其中,感覺像神看著世間眾人,猴子看戲。

驛站中央設有一尊三面佛,它三面代表著過去、現在和未來;佛像前方有幾隻猴子捂眼、捂鼻、捂耳形態出現,寓意為「非禮勿視,非禮聽,非禮勿言」;客棧裏形態各異猴子象徵著眾生百態。

《武林怪獸》之中人物社會武林人士,影片主要矛盾大多發生驛站之中,所以設計了一座三面佛和很多猴子,身處其中,感覺像神看著世間眾人,猴子看戲。

明末魏忠賢手下有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兒、四十孫黨羽,或者説是走狗。

其中「五虎」文職,「五彪」武職。

「五彪」中包括左都督田爾耕、田爾耕心腹楊衰、錦衣衞指揮僉事許顯、錦衣衞指揮崔應元、東廠理刑官孫雲鶴。

招財設定有考據。

所謂「見多怪」,《武林怪獸》招財,電影幕後特輯中表示,它三種瀕危動物。

這是明朝背景環境產物,隨著鄭和下西洋開拓眼界,帶回來各種珍禽異獸,之前沒見過,認為是獸。

招財設定有考據。

所謂「見多怪」,《武林怪獸》招財,電影幕後特輯中表示,它三種瀕危動物。

這是明朝背景環境產物,隨著鄭和下西洋開拓眼界,帶回來各種珍禽異獸,之前沒見過,認為是獸。

比如義大利人利瑪竇(Matteo Ricci)中國繪製大型地圖《坤輿萬國全圖》,有義大利人艾儒略(Giulio Aleni)編寫地理書《職方外紀》,其中記載了大量「怪獸」,包括頸鹿、樹、狼獾、有「草泥馬」。

此外新疆虎、臀葉猴國產瀕危動物認為是獸。

武俠梗和相關考據後,有一些來編劇導演主創「私貨」,這個無可厚非。

温子仁拍《海王》時候,還片中埋設了《招魂》梗和恐怖片噱頭。

《武林怪獸》例外,本片編劇和導演之一,肯定有一位斯皮爾伯格粉絲,而且愛看《龍珠》。

武俠梗和相關考據後,有一些來編劇導演主創「私貨」,這個無可厚非。

温子仁拍《海王》時候,還片中埋設了《招魂》梗和恐怖片噱頭。

《武林怪獸》例外,本片編劇和導演之一,肯定有一位斯皮爾伯格粉絲,而且愛看《龍珠》。

招財花田驛現身之前,腳步聲,洗腳盆中水震出波紋,搞了《侏羅紀公園》裏霸王龍出鏡前,腳步令水杯震動經典一幕。

招財花田驛現身之前,腳步聲,洗腳盆中水震出波紋,搞了《侏羅紀公園》裏霸王龍出鏡前,腳步令水杯震動經典一幕。

喜劇武俠電影《武林怪獸》上映啦!國產電影沒有武俠片出現了,這可難為了武俠迷,大家是不是心了呢?擔心,《武林怪獸》會讓大家失望!影片編劇劉偉強,是拍出過神作《無間道》資深電影人。

此外,影片還聚集了超演員陣容,古天樂,陳學冬,郭碧婷,周冬雨,光提起他們名字讓人期待呢!古天樂是大家熟人了,河東獅吼到寶貝計劃,只要有他喜劇片,不怕沒有笑點。

周冬雨大家熟悉,她藉七月與安生拿到影后獎盃後,演繹事業一路開掛。

今年上映影片足足有3部多,而且部部是女主角,現在她,是流量小花中擔當了!其實,告訴你,影片有看點並不是明星哦,武林怪獸——超可愛招財,才是值得期待!既然影片名包含點提到怪獸,那麼小獸戲份肯定,不知其搞笑可萌程度是否能超越《捉妖記》胡巴?其實,小獸招財稱為「萌獸」呀!招財原型是萌萌噠小猴子,水靈眼睛,奶兇氣勢,連周冬雨扮演熊嬌嬌和陳學冬扮演甄劍招財萌壞了!只在影院熒幕上看咱們萌獸招財,是不夠過癮;《武林外傳手遊》此解憂而來,《武林外傳手遊》與《武林怪獸》合作聯動活動中,我們可以近距離接觸到萌獸招財!讓各路fans及玩家可以一「萌」福!瞿友寧:大家晚安,我是瞿友寧,他是林孝謙,分得出來嘛,這場是「兩個胖子」講座。

怕兩個胖子大家分不出來,介紹一下。

林孝謙:這個講座大家鬆放鬆,我們會言無不盡,去分享,所以這個講座叫作「招財進寶」。

林孝謙:福祿壽喜,所以待會招財他會開心大家講講整個⋯⋯因為這次是一個優良電影劇本獎講座,劇本到拍攝上很多分享過程之外,聽説今天大家很多問題想要發問,待會會請你們踴躍發問,我們能夠回答回答。

瞿友寧:我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是進來時候,開始坐在這裡有點怪怪的,是因為歡來這裡看電影,得今天不是電影,大家來看兩個胖子講話,所以希望大家能夠地問到你們想問,我們會盡情地回答。

林孝謙:所以我們前半段分享,我們會設計一些題目,後我們會直接進入後面QA。

前面題目我們會是問答分享方式去大家一起做,希望讓大家有多刺激啟發。

那我來第一個問題。

瞿友寧:,來。

林孝謙:因為瞿導是説,他大學時期寫了很多。

每年有參加電影獎,大學四年期間,聽説得了三座優良電影獎。

三十歲之前,很年開始做了自己第一部長片。

想請瞿導分享説,當時你創作過程中,你是怎麼樣去選材、怎麼樣去努力地產出,到你拍第一部電影之前,這樣整個有沒有什麼心路歷程?瞿友寧:我覺得我創作我不是一個人,我是一個⋯⋯覺得自己有點。

那個是因為,時候喜歡看電影,自己寫影評。

但你知道我那時候影評是寫説,女主角可愛,男主角,所以他們兩個各加五分。

我以前影評是這樣,我國中自己寫影評,然後喜歡寫説、散文。

所以喜歡寫這些東西,基本上覺得,喔,我喜歡電影了,考了世新電影,開始想説,我要怎麼樣地能達到我想做那個事情,導演。

想導演原因,只是因為我到看電影,我覺得電影銀幕裡頭那個世界很迷人,騙你,那個罪魁禍首、可能有一個責任是來於導演。

我想説,有一天我要做一個能夠電影院裡可以感動所有人東西。

我早期看電影是像瓊瑤電影,二林二秦時期,或者是像武俠片,邵氏電影公司,所以那時候李小龍、成龍、張家衞、爾冬陞,那時候認識。

那時候電影,只有這兩種。

在座如果有年一點知道,當時電影生態是。

一段時間一種類型拚命地拍,當時這兩種多。

浸淫這兩種裡頭,會覺得武俠世界很迷人,愛情世界。

所以我覺得那個世界是我可以投入到那裡,你希望你未來做東西,可以觀眾這樣感同身受。

進了大學後,因為自己能寫,想説該怎麼趕進到這行,同時,我遇到楊德昌,開始他拍第一部電影。

那時我大二,我是全校進入職場開始工作。

不過那次經驗是啦,那談。

同時因為我家裡,時候吃飯是吃那種一個禮拜。

我媽一個禮拜裝,我每天放一個進去蒸,那種碗公裝,一碗飯進去蒸。

那時候是那種鐵碗,到了第四天時候,那旁邊飯變,是一粒一粒飯疕,那些高麗菜可能變黑色。

本來是白色菜,地冰冰箱後,知道什麼,化學變化變成有點。

我們家那時候是這樣,因為那時候成長,飯疕飯吃飽,加熱開水,它整個泡後,和上黃砂糖,那個我甜點。

一餐是這樣吃。

當時進大學後有錢,想拍短片。

所以發現,哇,有一個比賽,當時是選十本,每一年度,一本是三十萬。

我大二時候寫了第一本,寫完第一本後想説⋯⋯那時候是學校老師曾西霸老師出的作業。

那一學期大家要交一個。

我偷,我們那時候抓,要寫到一百頁,三百字稿紙一百頁,但我只寫了六十頁,因為我偷,所以很多沒寫。

這六十頁送去獎,沒抱任何希望。

結果沒想到那一年,我得獎了。

我得獎後,當時好像《電影欣賞》雜誌會提出評審評論,我發現有一半評審喜歡我,但有一半喜歡我。

喜歡我人覺得我文字洗鍊,然後我設計。

喜歡我覺得我語意。

我後來是得獎了。

我記得那年得獎人,有像林導演、陳玉勳導演,我記得好像李安導演是那一年,《推手》《喜宴》一起得。

知道是這一年還是下一年,我那一時期同時得獎,算是導演,只有我是那種菜鳥學生。

林孝謙:沒有,代表有天份。

瞿友寧:重點是,三十萬獎金。

那時候沒有到22K,那時候。

三十萬乘一乘除一,扣税,當時好像扣税,我知道什麼,每個月你可以有兩萬五耶。

過喔,我覺得這錢。

所以食髓知味,第二年去參加比賽。

第一年我不是人家罵説嗎?我第二年寫了160幾頁。

瞿友寧:耶,你去看,所以我説我這裡,人家説你哪裡,你修正那個,你寫了一個160幾頁,送去得。

第三年要去參加比賽時候發現,辦法改了,兩年得獎不能送一年。

所以我停一年,隔了一年送,拿到優良。

我覺得每一次階段,我試著去看評審講語言,他們覺得我哪裡、哪裡,去做了一些修正。

到了第三次獎,算是我知道我特色哪裡。

那時候寫東西,因為跟過楊德昌,有點楊德昌那種味道,有點像《恐怖份子》,幾組線人影響。

我第一本第三本是這樣,第二本劇本是講我楊德昌那邊工作情形。

所以,是因為那個取材和切面是。

延伸閱讀…

全程在用搞笑反轉武俠的《武林怪獸》,憑啥説是「最武俠」喜劇?

《武林怪獸》:無釐頭武俠片,搞笑是認真的

這幾年做評審也好,或者是幾個評審工作,我覺得有時候題材,或者你選擇表述方式,是得到評審眼光。

因為其説,大家現在學識都淵博,讀書,文字處理能力或閲讀能力大家普遍,這時候要比如何過程中可以吸引到評審眼球。

林孝謙:導演你第一部長片,是這三個得獎劇本中來發展找出來嗎?林孝謙:當時是有什麼樣元素,或者什麼樣特色,讓你想要選那一個來做成你第一部長片?瞿友寧:因為像我講説,三本劇本我覺得第三本我寫得。

如果你第一次要做長片導演時候,你希望拿你自己覺得劇本來。

那個議題上有意思。

什麼叫《假面超人》?其實可以簡單敍述一下,它是一個晚上,三情侶睡不著覺,後三對情侶捲入一場殺案裡頭,他們彼此交錯。

當時覺得這個多線敍事,然後談一個議題這件事,好像國際影展是喜歡或注目,所以拍了這個東西。

林孝謙:瞭解,接下來這個問題,今天題目有相關。

這些創作過程中,導演編劇、導演角色以外,你擔任過監製,如果今天時光倒流,瞿導演回去監製時年你話,你覺得你會他什麼建議?或者你會怎麼去協助他發展這樣一個故事?林孝謙:,我會講。

瞿友寧:開玩笑,我覺得我當時一個問題⋯⋯孝謙有點跳,跳得,他有説我多失敗。

我第一部片失敗,我第一部賣了四萬九千多塊錢。

即便現在來講是,那時候是。

四萬九千多塊我只上了一個禮拜,我是第一個華納上映台灣電影。

大家可能並知道,歷史上會寫這種事。

大家看電影史會寫第一部上台灣電影是什麼嗎?我為什麼説我是第一部?因為那時候我記得是澳洲片商來台灣,它承諾它在台灣會比例放台灣電影,但它有做。

我後來發現了這個新聞,我生氣,我過去他們總公司那邊,現在信義區那邊,我説你們有這個聞這説,你們沒有放過台灣電影,我説那你們要不要第一部放我片?他們覺得不想理我,我説那你們放我片話,我可能會坐在這裡坐很久,有點半威脅。

後來他們覺得那你要我們總公司講,總公司決定,我説,我寫了一封英文信,請他們轉到總公司去。

後來我可以成為第一部。

是這樣過來。

那個挫折是怎樣?你看我前面達到我想做事情,我拚,所以我説我不是一個,我是。

我各種拚法,想辦法拚到我想得到那個結果。

去拚了後,成績,票房,後來發現連影評人喜歡我片。

我國際影展可能有一些收穫,但是那是因為國際影展影人聽懂國語,他們以為這些表演是。

但事實上我當時問題是,我演員來自四面八方。

我有劇場演員,我有電視演員,我有電影演員,我有政治人物,或者説家,當時李昂演過我電影,有當時台灣第一對分割兄弟忠仁、忠義演了我電影。

你知道,這個電影裡頭各種人有。

這種情況之下,其實表演要整合,變成一個format(模式)、情況是。

我當時,像現臉皮,我當時,所以他演怎樣,我讓他怎麼演,是當時我請了幾個電影界前輩、元老來我工作人員。

大家知道有沒有印象,前幾年湯湘竹説——我們有一年好像金馬獎辦了一個「説出你誰起」一次訪問——湯湘竹説他起瞿友寧,當時我看到時我想,他起我什麼?他有講説,那時候幫我拍第一部電影時候,那時候湯哥⋯⋯因為我們是全部夜戲,後來他拍到一半,會帶了一箱啤酒來説,欸,晚上大家來喝啤酒。

那個氣氛鬆到這種程度。

當時我敢這些前輩去説我想怎麼拍,所以你知道,工作人員也好,演員也好,大家各自政,各自做出各自樣貌。

這個是我自己,而去他們溝通。

這個東西是⋯⋯我一度有因為這個事情而碰電影。

所以你説,如果我現在回到當下,我覺得監製重,或者我要不要做我自己電影監製?我要啊。

我那時候問題是,我覺得我有一個可以話對象。

你知道我當時羨慕,比如陳玉勳,那時候勳哥、阿勳他,小棣老師有點像他那種生命中導師,蔡那時候他是師兄師弟感覺,所以他有多,我出來我可以問他們。

我可以問這些老師,但是那種親密度,你有時候會覺得你好像是後媽生。

沒有那麼熱絡啦,不是那種大家一起出去吃個飯幹嘛。

或者是説,你看到侯導帶了比如姚哥,或是蕭雅全當時,你會羨慕説,哇,有一個導演supporting(支持)他們,那個是一個監製感覺。

所以我來講,當時我有點有話人,沒有可以讓我依靠、我現在遇到問題,我該怎麼辦人。

來説,我覺得監製,我現在這幾年監製,我作用是安撫整個,不管導演也好、劇組也好,你們想要什麼,我能夠提供什麼樣讓你們安心方式。

這是一個概念。

如果這個概念去回推到監製工作是什麼時候,五花八門了,基礎開始,項目確定是這個東西?我們怎麼開發?怎麼找?誰來幫忙寫?到開始成形,規劃差不多了開始集資,集資完後,開始進入籌備期,確定演員,演員洽談,比如説我出面演員談,可能會一點,合約怎麼看?這中間你有什麼模板東西可以提供年創作者?然後到開拍時候幾個順序,包括每日表,這些會看,到拍完一對時間後一些片段QC(品質關),到後來拍完後,剪接剪中意見,到剪,到後端可能是包括行銷、發行這件事情建議。

所以某個部分我後來覺得,欸,怎麼監製導演累,你要做事情多,複雜,但是我是喜歡。

這裡可以,你問到,我講一個事情説,我什麼開始想監製?我想問,大家覺得監製是幹嗎?對,什麼有人想監製?所以我知道其他人,像如芬姊或姊她們監製樂趣哪,但監製痛苦,因為第一個你要幫忙找錢,你要賣人情,你要全部東西管到,然後可能你不能做後決定,因為有時候你是導演。

但我覺得是來於我電影。

我大學剛來台北念書時候,有一次騎摩托車到新生南路那邊,蔡揚名導演拍《大頭仔》,女主角是恬妞,男主角是萬梓良。

他們正在拍,那時候沒有大安森林公園,你看我們多。

那時候大安森林公園那邊有一個麵店,我看到,哇,有一個亮燈,你知道,陰天,那個燈打下去後那邊發亮。

迷人這裡,那邊發亮,你停下來,你騎著摩托車停下來,喔,這邊拍電影,然後站那邊看。

人家趕我,我看了兩時。

一次一次地複,我覺得喜歡那個氣氛,每個人認真、很投入感覺。

你知道我後來變成導演,而且如果有一點點成績後,你去別人那邊説,孝謙我可以去你那邊參觀一下嗎?,一來你去會人家壓力,二來去要準備飲料,要花一筆錢,三來是你看太久,你看個五分鐘説那你忙喔,我走了,只能這樣。

可是你作為一個監製,可以名正言順坐下來,看著monitor(監看螢幕),看,喔他這麼拍,喔他掌握魅力是什麼。

所以鍾孟宏,我想看他拍片,所以去他監製。

我覺得監製我現是看到別人,我會開心。

,換你講了。

你講一下第一部創作你是滿意是開心嗎?林孝謙:我覺得第一部創作《街角小王子》,我當時拍過程中痛苦,是,我是想去撞牆。

説一下我整個創作歷程,以及我怎麼進入電影創作。

我之前不是唸關科系,我是唸交大外文系。

我外文系時候我本身喜歡電影,我知道什麼,立志要做電影導演,是奇怪,可能我時候奶奶一起看電視,看電視看電影,我會解説劇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他們説哇這個人,鼓勵我後去做這種工作。

時唸外文系時候,我遇到老師。

他大二時候我文學訓練之外,大三大四我們來了一個表演老師叫杜思慧。

杜思慧老師那時候美國Sarah Lawrence(紐約莎羅勞倫斯大學)回來,她就回來帶了我們,對,我二認識她,她帶了我們四年表演課訓練。

我那時候開始瞭解,做戲劇是這種感覺。

當時不是拍戲。

到後來我想説去考台藝應媒,因為那時候沒有電影研究所,進入了這一行,開始有興趣想拍片。

後來我美國回來時候,我去三和電影公司上班。

三和電影公司之前做《十七歲天空》、《宅變》Michelle(葉育萍)公司。

Michelle製片我鼓勵引導,但是我公司那時候她談我只做一年,因為我後是想去拍片。

Michelle説,這一年孝謙如果你後要成為一個電影導演,有一個電影導演訓練是她覺得台灣當下沒有,你自己片賣出去。

怎麼自己片賣出去呢?所以協助我幫我我片賣出去。

我説,我知道是不是一個套路,但是蠻好玩。

我當時帶著這一些影片,例如《盛夏光年》、《宅變》、美玲導演《刺青》,去各國市場展跟大家推薦跟賣出去這些片。

但是你市場展,例如像去東京film market,一站上去,全部各個市場大家預告、海報、什麼東西排出來時候,你會説,哇,電影是可以論斤賣。

這個論斤賣過程中,什麼是影響你去選擇買它過程了。

你怎麼去剪一個預告?怎麼去寫一百五十字故事綱?怎麼去你這個東西推銷出去?。

所以當時那一年訓練,了我一個判斷練習,説怎麼去一部電影階段,一路帶到觀眾面前。

那時候李芸嬋導演算是我入行一個導演。

她當時拍完《人魚朵朵》,籌備《基因決定我愛你》。

那時候她是廈門拍攝,彭于晏第一部電影,那時候因為我拍攝有,Michelle安排我去做執行製片,幫大家買,各種去正式地接觸劇組。

因為之前就算説我在台藝唸書,或者去美國兩年進修,沒有一個劇組實習經驗。

我是變成例如自己存錢拍短片、DV拍方式創作,所以那一次廈門拍攝中,我覺得説哇,拍電影是這麼一回事。

然後我就回來做準備,自己第一部長片拿到輔導金,開始開拍。

我突然想到那次評審好像是不是有瞿導?林孝謙:感謝你我機會入行。

我那時候拍《街角小王子》,但是我那時候原因是,如果現在我是監製,我再回去當時我自己講話,我可能會告訴我自己不要那麼急,原因是因為你年時候你想要表現,想要有機會,怕説每個機會喪失,沒有把握住這個,這個沒有了,所以我當時去拍,但是我了一個事情,,怎麼工作人員應。

林孝謙:我覺得在座很多青年導演們可能會遇到這樣一個狀況:你怎麼樣你創作意圖,其他位置創作者溝通?我覺得這個。

當時我能夠方式理力爭,想辦法去説服、去衝撞,但是這個衝撞可能,可能會滿身傷痕,會。

當時拍完這個片,票房沒有,我自己能不能拍電影?是遇到這樣掙扎過程。

我覺得我們個性像,我們某一部份,希望證明自己。

所以我那時候,變成我安弦寫了另一個。

因為《街角小王子》故事是,,我要寫一個有三個翻轉故事。

我要證明我會説故事,那時候説故事會翻轉,寫了這樣故事,我這樣繼續下。

我覺得時間,因為我今天會這樣問十年前、十年後是,前年我拍攝了一部青春片,叫作《一週朋友》,當時寫這個故事時候,編劇安弦跟我説他有《街角小王子》既視感。

他覺得這像《街角小王子》,他説孝謙這票房可能會,提醒了我一下。

但我自己覺得我是想拍這個題材,因為我覺得説那是一個⋯⋯有些人説導演一輩子拍作品,我想我狀況中拍一次。

所以我拍了一遍,,我覺得票房沒有到多麼怎樣,但是我內心覺得療癒喔,我於知道怎麼青年演員們溝通演這樣事情,知道怎麼工作人員溝通去完成一件事情。

我覺得拍片其實自己治癒自己過程,你知道你自己優點缺點,但你這個過程中去修正缺點,找到自己優點,然後想辦法這個優點傳遞別人,這是我感受到。

林孝謙:沒有監製,當時我有一個同甘共苦製片人,叫作劉蔚然。

蔚然很,蔚然那時候做完《九降風》,有一天,她當時好像準備要做⋯⋯我不是確定,當時是時候蔚然。

她是一個超級有電影夢人,她看到我第一天現場演員知道怎麼溝通,那個鏡位不是很,攝影師餘靜萍現場崩潰知道該怎麼辦時候,她第二天説,孝謙,我們提早兩個時出工。

但我們不是出發,我們是旅館,我們一場一場,我我分鏡溝通她,她討論怎麼弄,她幫我審核討論一次後,我們去拍。

但是後來發現説其你畫分鏡到現場你光一一、環境,那個分鏡不能,能夠這麼完成。

但是她陪著我一路,當時拍攝三十幾天而已,因為是底片拍痛苦,我們這樣每天每天每天討論完成。

所以我她有一個革命戰友感覺,哇,當時有蔚然我一起面討論這個東西。

雖然説定這個後成品是怎麼樣,但是這個過程是保護。

我覺得謝謝她。

所以這次《一週朋友》她是監製,我們一起合作了一次,我覺得好玩體驗。

瞿友寧:像時光流轉,但是你們嘗試後,避免了前面錯誤。

林孝謙:對,避免了,但是我們發生多錯誤。

所以人生有些時候不是追求沒有問題,而是追求面智慧。

你今年考,你下次還是要重考,去面這個問題。

瞿友寧:我覺得拍片和人生一樣,有挫折。

有時候,我有你感受是,我第一部電影應該不要這麼拍。

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們説,你這時候可以導演,或可以導演,人家覺得你機會來了或怎麼樣你去做。

但是,我後來蔡⋯⋯那時候他拍了很多很好看人生劇展,或者是《小市民天空》這一系列東西,那時候我記得,知道是我問,還是有人問蔡導演説,你什麼晚才拍第一部電影,《青少年哪吒》?他説他到了《青少年哪吒》,他準備、寫到要拍,他全身他覺得他拍會死掉那種心情,他所有創作能量激發到一個狀態,所以他要做時候,他會地做他要做那個東西。

我覺得有點恍然大悟是,我汲汲營營那個機會創造,以至於有去檢視自己能力有沒有到達那個位置?或者是準備好了嗎?去做。

那,回到你講,我覺得失敗這件事情我來講。

我因為那一次失敗,我有五年拍任何劇。

大家可能會管我中間有沒有拍,但我五年拍任何單元劇也好,劇也好,什麼拍。

人家説你要不要送輔導金,,我虧了七百萬,虧了,而且那七百萬我那五年要債。

完後,後來五年後我拍了一個人生劇展叫《誰橋上寫字》。

林孝謙:對,經典。

瞿友寧:那年入圍了七項金鐘,拿了五項。

但我入圍那一刻,我夥伴告訴我説,導演你入圍金鐘時候,我想説是哪一部?我有意識到那一部會入圍,那是講一個原住民小孩,活民國五〇年代,那種白色恐怖時期一個故事。

我後來發現到,這五年我做很多紀錄片養成,幫助了我那一年做那個戲劇有演員溝通方式。

因為我是一堆素人來演,我素人溝方式,有點像我拍紀錄片,怎麼誘導那個受訪者那個地講出他內心世界。

所以我後來去檢視那五年沉潛也好,或者是放棄也好,或者是我第一部電影挫折也好,我覺得我整個創作過程中是。

那部片拍完後,我意識到我是不是好像會拍片了?我接下來我拍了《薔薇戀》,我第一個偶像劇,一路拍偶像劇。

瞿友寧:沒有,是有失敗。

但我重點説,知道自己問題,如何去克服問題,掌握到。

我想問你説,你現在做一些監製工作,你什麼情況下你轉做了一些監製工作?因為我是喜歡看人家拍片,那你原因是什麼?然後你做監製時候,你會提醒他哪些事情是你犯過錯嗎?林孝謙:,那我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分享一下。

其實《街角小王子》當時遇到很多挫折後,我告訴我自己要去調整我當時處。

所以我當時接了多音樂錄影帶拍攝原因是因為,音樂錄影帶它只有拍攝一天到兩天,然後這兩天過程中,你可以明星去溝通,你去説服他們,你練習怎麼去Artist(藝術家)溝通這個事情,所以我當時花了三到四年時間,努力做這樣一個溝通練習,創作引導練習,以及工作人員溝通練習,怎麼去練習視覺地跟攝影師溝通,調光、調色,整個過程地兩三年內拍了三四十支音樂錄影帶。

很大量地學習,同時做自己創作。

我做監製話其,分兩個,一個是劇監製,這個是開始,因為《故事》要變成劇集版,大家原本問我説要不要拍《故事》集版,我當時沒有覺得那麼passion(熱情)去做這個東西,但是我想説許我可以一個創作者合作看看,可以找出一個火花。

所以當時我找了謝沛如。

我找謝沛如,是因為台北電影節關係。

我之前其實完全沒有、沒有認識沛如,雖然是台藝學妹,沒有看過她作品,但是她《大餓》那年入圍了北影,我去看了,我覺得這個人可以合作。

延伸閱讀…

《武林怪獸》魔性主題曲輪番轟炸,佛系開心戲裏戲外連翻嗨

如何評價電影《武林怪獸》?

我覺得她質地,她這個質地符合《故事》裡面每一個角色另一個人產生原因,是愛這一點,我覺得沛如有這樣特色。

我去她聊天,她是一個人,但是很,她身上多刺青。

我想她是不是那種表面,回去會打那種?很,這個女導演。

當時她合作。

當時拍片時候,我地方有一些創作工作要做,所以我有辦法頭跟到尾。

但是我前期拍攝前一週完成大部分我這邊工作,後期我再回來。

當時我會明白告訴她我遇到問題。

因為沛如本身是一個(人),她會任何人產生爭執,她是承受,那我幫她出去吵架,她説怎麼去處理。

因為當時我們遇到麻煩是拍攝時間,因為我們拍攝時間不夠,她很多時候會超時工作,於工作人員演員不是狀況,想辦法去要多拍攝天,協助沛如不要有超時狀況,想辦法減少一些戲或鏡頭,讓她可以拍攝。

瞿友寧:所以聽起來你沒有負擔壓力,集資啊,或者後面市場,你沒有那麼⋯⋯。

林孝謙:對,這個項目上沒有那麼困難原因是,《故事》當時成績,所以他們後面賣端前面製作有集資問題。

但是問題是説,大家不想再演宋媛媛,不想再演張哲凱,因為會陳意涵劉以豪,我怎麼去説服演員?怎麼去創造一個樣子?大家覺得這個牙醫一個三觀、戴綠帽人,這個故事它有一些原本先天上面缺陷,我要怎麼去故事上弭平這個缺陷,反而是這裡。

有視覺上面,怎麼讓沛如有她創作權,説有一些《故事》元素,但她有她自己創作路,這個是。

瞿友寧:那你喜歡監製工作,還是導演工作,還是工作?林孝謙:我現在喜歡工作。

(笑)認真回覆話,我是喜歡導演工作,因為我覺得導演工作一點,我要怎麼樣可以怎麼樣。

我天生會是一個太機車人,所以我會別人造成那麼困擾。

我覺得監製工作迷人,但是你要找合作夥伴,不然你覺得説,好像你談一場沒有力量戀愛,。

瞿友寧:我説個題外話,我孝謙認識,是私下場合,要不然去探班。

我們沒有一起工作過,所以他講説他是一個執扭人,這件事情我異喔,我以為他是會那種撒嬌人。

「攝影師來啦來啦,來拍這邊啦。

」我以為是這樣人。

林孝謙:以前有試過各種方法,撒嬌某些人有用。

但是你後來你要知道説,你如果沒有要到你要,回去剪接台你會完蛋,疶屎,所以這些經驗告訴你,不管怎麼樣,你要想辦法要到你要畫面。

瞿友寧:我們今天議題很多,我們可能回答到一點點。

我想問你後來有成績了,但你拍短片,什麼?於大家養成經驗來説,短片是一個不管是練習也好,或者是一個學生時期有話要説也好,它可能不用負擔市場一些問題,然後製作條件上可以方式去完成,你後來拍了《情色説》,你什麼呢?林孝謙:很多人説《情色説》會會是我後一部長片pilot film(前導樣片),一個短版,沒有,我當時想拍那個故事。

當時《故事》沒有賣,但是拍完《故事》,我有導演費,我那個導演費拿去拍了這部片。

所以是想要⋯⋯。

瞿友寧:因為拿多安心,覺得要拿來拍短片?(笑)林孝謙:沒有,它是這樣,,只是我縮衣節食,去拍那個《情色説》。

《情色説》那個故事我寫了三年多當時,但寫不出來。

它講是一個面創作障礙女作家,如果有一天這個知名女作家寫不出作品時候,她該怎麼辦?有一天,他遇到一個小兒男生,她做一個魔鬼般交易,吧我幫你寫,但是你成為我性奴隸。

一種創作制關係中故事。

我覺得當時我一個writer’s block(寫作障礙)有關,我自己創作瓶頸有關。

我覺得我好像沒有辦法做出故事,或怎麼樣故事,很,有些時候你⋯⋯影評人會罵你,或者有些時候市場喜歡。

你做這個東西是為了誰而做?做什麼?你,所以我當時想説,那我想做我自己想做,我來拍這個,那罵死就算了。

(笑)做自己想做。

瞿友寧:會啊,我記得當時大家蠻佩服你勇氣,而且看出你內騷動靈魂。

所以我進來聊説,你拍過限制級什麼作品,《情色説》,所以你未來會有一些膽東西?林孝謙:會,我有多想挑戰故事想做,我現在有發展一些類型,我們時期左右導演,有些很,例如像他擅長拍攝類型探案那種追逐,因為他大學時期,我們一起三和打工,當時三和有很多人,我、程偉豪、有柯孟融、有徐漢強。

所以我們大家那邊。

然後偉豪那時候他輔畢業製作,是拍一個警察追。

只有追逐喔,哇,超屌超好看,砰砰砰,一路這樣追。

我説,哇,這個人後專門拍這種,內心有這樣預期。

我拍一個⋯⋯我覺得我擅長是人情緒這個東西,所以我想拍一個是結合一點類型情緒。

我最近喜歡探索時間這件事情,這可能是跟做《想見你》有關,因為做《想見你》時候研究各種穿越類型,覺得實在了。

瞿友寧:我現在突然覺得Michelle(葉育萍)應該頒發那個成就獎(笑),大家知道Michelle嗎?如果大家有關心電影話,葉育萍這個名字應該聽到。

哇,四個現在是台灣導演,然後那邊工作過。

林孝謙:吼,但怎麼不是她做我們producer(製片)?(笑)不要講話。

,我想問一下導演説,你這些監製裡面,你有監製過五部作品,像有導演資深導演,你有做過像《女鬼橋》這樣鬼片監製。

可以分享一下做這些類型經驗,或者説成熟度,或者説歷導演,你監製合作上,會有互動上面差別嗎?瞿友寧:有,而且監製工作,我講了,那開端到後發行,這中間工作這麼,但不是每一個導演需要你做這些東西參與,然後有些導演各自參與事情,你可能要多做多。

比如《刻你心底名字》來講,柳廣輝導演是我高中同學,他現在拍出一個他高中時期故事,我熟悉。

加上他前幾年經歷,我覺得他不得志,我説那可不可以你一個製片條件跟環境,讓你義無反顧去做好一個創作?那個當下,我覺得那個創作是迷人,所以支持他做這個東西。

因為他以來電影工作上是,以及他人脈啊這些,所以我是一開始一路陪同他到後,這個過程中包括幫他找工作人員,我找了姚宏易來攝影師,我自己想找,但我自己電影沒找,我覺得我要幫助他所有創作這個背景當中,是無後顧之憂。

所以他空間、環境。

那比如説像《女鬼橋》來説好了,我跳著講,《女鬼橋》是一個類型電影,奚嶽隆其是一個⋯⋯你知道他以前創作,他於這一塊熟悉,所以他應該會需要你部分可能是故事,然後可能是整個電影完成後那個樣子,你他提供建議。

我參與他,他電影拍了一半左右,我去探班,然後我探班一聽到説他這個電影只花了十四天還十五天拍完,《女鬼橋1》時候,我有點。

當時聽到時候我旁邊看他怎麼拍,你會發現他香港待過一段時間,所以他用一個港式工作方式做。

這個東西有有,但那個當下,他那個條件當中,他反而激發出演員一種能量出來,那我覺得這是他才智。

我他聊,聊完後,我覺得知道他需要什麼東西。

結果那個當下,大家有點像開玩笑説,那你要不要一起參與?我説啊可以啊,那我參與了。

參與做投資,做了監製。

那一端開始後,我他多協助,包括他後影片剪完後幾種可能,到他頭尾怎麼去包裝這個東西。

有些東西是事後我建議他去做拍攝。

我覺得奚嶽隆是技術層面,但是你需要讓你鬼片有一點東西出來。

包括聲音建議,因為我自己做過電影後,每一關我可以讓我電影有一個改變,比如説ADR(白錄音)或Foley(擬聲音效)。

其實像這種鬼片,ADR和Foley。

大家如果記得那個故事裡頭,林哲熹嚴正嵐那個角色,他們人家罵他們兩個人一個叛徒,然後去做什麼事,但我試著ADR這件事情上幫嚴正嵐林哲熹加了一點比如嘆氣聲音,或者聲音,那些呼吸聲音會讓這兩個角色變得圓融,變得一點。

這東西大家看可能沒有察覺,你是看一個整體,可是你後來上片後你發現,沒有人討論説他們兩個其是愛情叛徒,這件事情知道那個方向可能是。

以及那個片子,大家想十四天,可見預算是,但是後來成品時候大家並沒有覺得它Production Value(製作品質)是。

瞿友寧:那頭尾加了包裝,裡頭細節東西一些藏拙修剪調整。

所以我協助是這一塊。

那《》或者是⋯⋯多我挑著講,比如説鍾孟宏,大家應該我他合作方式。

鍾導是一個,你要説服他你要講五次後,才有辦法説服他人。

如果看他作品知道,氣場、自信心一個導演。

他自己有自己一套脈絡跟説故事方式。

所以我一開始他找我,主要是集資開始,集資開始後劇本我了一點點意見。

我那個當下我想説,我要讓這個導演沒有任何創作中,需要擔憂其他製作層面事情。

所以不管集資也好,或工作人員這邊情緒或怎麼樣,我盡可能地他一個倚賴。

有點像是你回到家後,你是放鬆這種心情,現場我去打擾他,或者去⋯⋯因為他現場工作人員是他,他support(支持)力量夠。

接下來可能發行這一端,或者是後面剪接這邊,印象很,剪接中有一段東西是我一開始建議他要調,沒有調。

幾次之後,到後定本時候,他於因為多人他説這段他覺得可以調,他調了。

調了後他覺得。

這我講是哪一段了。

我意思是説,面創作者,你要有耐性,有些是循循善誘,有些是可能像告訴他錢,所以你要怎麼去轉換,有一種是告訴他説影展會喜歡這個東西,你要怎麼轉換。

語言他們溝通,這可能是我這麼多年來,我覺得我可以做監製時候,有一種語言上小聰明是可以應對到他們。

那《哈勇家》陳潔瑤是我世學妹,她第一部片開始我支持她,協助她,《月光》。

那時候她現在她是天壤別,你看到這幾年她成長,以及她知道她創作者魅力來於哪裡。

那個創作者魅力來於她本身原住民血統,原住民生活面,或者覺式關心、很情感式關心,而帶任何批判議題這些東西。

大家看到《哈勇家》算是一個呈現她現在創作態度作品。

她東西⋯⋯因為現在是作品,我們講中間遇到過什麼事,有些講,但是你知道那個過程中,她虛心去接受各種可能建議。

她有一種內,但她會聽完後她自己想想想,你看她過兩天變了。

她有這樣魅力導演。

我知道她勝心時候,我會前面講,講完我閃開。

然後兩天後看,有改變。

林孝謙:你她一個方向刺激,讓她自己去⋯⋯。

瞿友寧:對,我知道她會聽,但是她現在狀態⋯⋯你知道她拍第一部,我講什麼她是會聽,但她拍到現在我覺得我需要退後,因為創作是你,我當初喜歡你,我覺得你要保留東西你不要忘了。

我講一個例子,她一開始劇本是130幾頁,我説你會超,那拍下來是三個多時,你要不要自己刪掉?但她刪,到後來整個拍完後。

你知道現在這一稿刪掉了一個時,後才出現這一稿繼續細修。

所以你們看到現在故事前面有四十分鐘是,是自己自宮掉,拍完囉,然後它宮掉。

這個我當初階段我説這一段其可以想辦法拿掉。

我覺得我接受是因為,我現在監製角色我是創作者,我不是壓你,今天不管我任何一個時間點,或者是我作品有多少,或者我出多少錢,我會方式,否則我需要支持你,我只要支持一個我想要支持。

但我什麼支持你?是因為我欣賞你,這件事情沒有否決過。

林孝謙:聽了是令人很安心。

我覺得這樣合作其有機。

我們再回來今天題目裡面有一個重點是説,「佈局」這件事情。

因為相信很多人想知道,電影這樣配置和佈局,以及劇集這樣配置和佈局,如果故事話,會有什麼調整想法?因為導演之前有做過,例如透過一個説來改動故事,集版電影版,那個⋯⋯。

林孝謙:對,我來講。

《故事》電影版當時它時長,我們當時接到《故事》有沒有興趣做這個邀約,到它開,我們六七月他們要求我們看看這個項目有沒有興趣做,十二月拍了,六個月過程中完成所有前置。

我們當時想過各種改編方法路數,但是當時覺去做,所以沒有考慮到那麼多於牙醫這個角色,以及意涵這個角色觀感,他們是不是是存心去騙人?當時這個片子得到了票房,有五十億台幣全球收入,加上十六個地區販售,但是它爭議。

所以它變成劇集版時候想説不能罵個臭頭,我們要有一個成長怎麼去改變。

所以我們去捋了這個故事,沛如去做多深入調整,安弦帶著三個編劇,他們一起寫,寫這樣一個故事。

所以佈局上有一個説,我自己思考轉換,什麼是可以變,什麼是不能變?講不能變,人設絕不能變。

大家喜歡你原本這個東西,因為喜歡它人設,它主故事情節建議有巨幅變動,但是你可以加入例如説前傳,另外一個方法,或觀點、方式去做。

其他東西我覺得是能夠變,你可以透過角度去思考這個東西。

所以那時候我們有想過説我們要不要一集講一個人?十集講十個人,湊起來《故事》另外一種觀點,是圍著同一個事件,那個喪禮來做。

想過這種。

想過説那我們是不是做前傳,還是做後傳?還是説做什麼切入點?《讓英雄救貓咪2》這本書裡面,它有提供一個經驗大家分享,「改變類型」是一個方式。

如果説我們它變成是一個romantic comedy(喜劇),而不是一個tragedy(悲劇)方式去做話會怎麼樣?試過多改變。

後來我們選定方法還是原始故事中加入另一條線,這一條線一方面呼應原本劇情線,補足它。

因為原故事中,大家想説怎麼會有一個媽媽拋下自己小孩,怎麼會有這樣東西?我們設定了邵雨薇這樣一個戲,她帶著白潤音,這條線來呼應。

球面對大家有爭議地方,去解決它問題,我覺得是面方法。

現在大家於觀影習慣有改變,抖音化視覺語言節奏,可能是二到三倍速一個看片方式,你時長裡面你要承載東西是,可能要去切分段落這個東西。

一本萊塢寫作書裡,它會寫説ABC段落去切分每一個情節點,我自己改動經驗是説,每一個sequence(段落),不是説一場,是五分鐘到十分鐘是,不能超過。

你想辦法切一個觀點,不然觀眾會。

所以當時我們這兩個創作佈局話,可能可以大家分享是這樣。

瞿友寧:現在聽起來那個電影到影集過程,你多是避險避錯,然後增加故事張力結構、語速這些東西。

林孝謙:對,有一點,我去提出我於核心價值叩問。

這個核心價值是説,關於愛這件事是什麼樣東西?我十個角色,他們去探討他們內心所謂愛是什麼樣感覺。

這個是《故事》當時做。

我可以分享一個《想見你》⋯⋯。

瞿友寧:不行,一下。

林孝謙:,那這樣。

瞿友寧:這個,我想晚一點,我講一下《花甲男孩轉大人》好了。

因為我覺得你這邊是電影,然後放大到影集多一點東西,所以增加了線這些,讓故事滿度多。

後回饋,是大家滿意嗎?林孝謙:有欸,一方面我開心沛如得到導演獎,金鐘,入圍多,我覺得。

點擊率上我覺得,但因為它賣出去時候cover(包括)了製作成本,所以是一個賺錢案子。

基本上我覺得是可以。

瞿友寧:OK,回到我例子,《花甲男孩轉大人》是一個電視影集,後變成一個電影。

我那個當下,我你有歷過很多一樣,我電影要帶大家什麼東西?回想影集,我們要一個人生轉變成一個大人這樣智慧,以及家人之間彼此羈絆情感,透過一個阿嬤葬禮來拉攏,並且檢視彼此之間愛愛方?那些東西是動人,而且所有我們在台灣成長過人語言。

不管是台語,或者那個情感,或者於葬禮,於過年這件事情,或什麼東西這種情懷上是貼。

所以當時電視劇大家喜歡,我覺得有來這部分原因,以及各個演員大家發揮。

我覺得我要變成一個電影時候,這些東西基本上應該要保留,存在著,然後我開始想該什麼東西?我想過電影應該要大家另外一個世界可能,所以我想過是一個活屍入侵了花甲他們這一家,他他家封閉起來,活屍要拚命地進來,是誰要離開這個家?那外傭移民推出去,她不是我們家人,家人誰沒用,老三康康那個角色、沒用他推出去。

當時大家喜歡這個。

我有一個原則是,這個原班人馬再回來創作,包括説楊閔、編劇,我覺得大家一起想,這件事情會。

我覺得如果大家認可這件事情,表示它有機會。

大家那時候喜歡這個故事,後來覺得説不行,因為有點,我們沒有辦法去訓練那些活屍表演。

因為《屍速列車》人家訓練了半年,我們做不到這個時間點,後來放棄,想想想,想到了一個時空穿越故事。

因為我們想説,如果你可以回到過去修改,或者是你可以修改人生某一個段落,是不是某些失敗會發生了?是這樣典故去⋯⋯。

當時因為檔期鎖賀歲,所以覺得那個賀歲調性是需要喜劇,所以了電視劇誇張一點表演。

但後來得到回饋,雖然票房還可以,但是其實大家反饋東西是滿意。

這讓我去檢視到一個IP轉換過程中,我該保留或保護是什麼?我地保護保留了角色個人魅力個人成長線,但是因為東西,要縮到兩個時,你每個角色面面俱到。

沒有辦法面面俱到,有可能顧此失彼,而造成有些東西是多,或者情感是跳躍,這件事情是事後反省。

所以我覺得今天我們有一個討論題目是説,我電影要關注或在乎可能是什麼?或者影集該關注在乎是什麼?因為兩個受眾是。

早期我們會説,電視觀眾他看螢幕,電影銀幕看得,所以電影要緻、認真、節化。

現在銀幕接近了,小廳開始出現,家裡螢幕開始變成全景那種、都出現了。

其來差距情況之下,剩下差距是什麼?我來講,我覺得電視大家東西是一個會提醒拍攝方式。

因為電視觀影經驗是會打斷,你可能接一個電話、喝個水、上個廁所,會打斷那個觀影。

既然打斷那個觀影同時,你如果他鏡頭,或者是你他沒有提醒劇情時候,他可能自己放掉。

所以你變成要很多鈎子,地反覆提醒他這個角色狀態,寫讓他關注到、聚焦到這件事情。

這是我現在於電視影集想法。

那電影我來説,現在反而是另外一種速度感上要追上電視影集一種閲讀模式。

我進來才在孝,大家應該討厭電影院拿手機,看電影、看手機人吧?我忍不住,他那裡拿手機,我想要不要起來指正他?但是我最近忍下來,什麼?因為我開始覺得心虛説,是不是電影迷人,所以他決定看手機?而且我孝謙説,我們那個年代,成長過程中,電影像個,我們講「電影神」,電影是有神存在。

我們電影,它當成一個文學藝術這樣東西對待、景仰著,它是一個可討論影像作品。

但是這麼多年下來,年人成長過程中,它只是一個娛樂,它只是一個服務,它娛樂服務沒有滿足他時候,道他不能選擇一個他有娛樂東西?你可能會説,那你乾脆出去好了,不要打擾到別人,可是那個當下,變成他一個習慣觀影模式,叫他⋯⋯叫你提醒説這是電影神存在地方,他可能不能夠感受到。

這就回頭到,去檢視自己作品中,怎麼去應對到現在整個市場?你覺得現在整個電影市場來講,或者影集市場,你創作上,你會有什麼嗎?林孝謙:我覺得有,會有。

我分享一個體悟感覺,我覺得疫情影響了多。

因為這三年疫情,讓大家在家裡。

因為在家裡,觀看方式改變,代表我們進戲院看東西方式會有點,我們於進戲院期待有所不同了。

而這個期待可能它承載了是一種娛樂價值,一種陪伴價值。

所以透過期待,可能我覺得要滿足這個期待創作會。

我同時回覆過程中,因為我們時間關係,我們好像要準備回答大家問題,嗎?瞿友寧:這段結論,我有一題沒問,它結論。

林孝謙:我們它結論,我們同時花個時間看一下(問題)。

所以我自己覺得,我創作方式會有所調整改變。

有一個改變,還是回到如果説技術面上來説話,我覺得想講那個東西心,但我怎麼去技巧性地分配去講,我覺得會。

所以我之前記得我沛如工作完後,我自己我筆記記了一個東西是説,要注意分集大綱分場大綱。

這個東西是影響了這個東西脈絡部分。

所以於電影100到120分鐘之間,我怎麼去鋪排這個故事?現在我自己觀察是説,觀眾於第一幕體感時間越短。

原本是説我們十五分鐘內有個大事件,現在觀眾了,是開場⋯⋯因為你看抖音十五分鐘可以説完一個故事。

你十五分鐘才一個事件,什麼要你?所以於是説,這十五分鐘內想盡辦法邀請你觀眾你一起探險,這部片。

邀請方式説類型,你是愛情片,怎麼想盡辦法讓他十五分鐘內知道這是一個類型?是一個什麼樣,去邀請他。

那如果話,頭尾鈎子以外,你是否符合這個⋯⋯你敍事、你這個東西內這麼講嗎?我覺得這是一個值得檢驗東西。

因為之前另外朋友他們做Netflix項目,是原本是十集項目,後來砍掉,剩下八集,他兩集全剪了。

但是他這兩集剪掉後,反而讓前面。

他們覺得這個是,他們覺得這樣我少了兩集錢,而是我這個東西多了多可能性。

那個是了我一個刺激。

所以我覺得如果回答瞿導問題,是這個方向。

瞿友寧:對,聊過,他最近做《關於我和鬼變成家人那件事》嘛,然後百倫他們聊説,他們前面做多所謂盲測,階段盲測,到影片本身盲測,一個東西盲測是來於,我這整個體感中100多分鐘裡頭,我哪一段?我哪一段看不下去?我哪一段會提出質疑?我哪一段會那個當下轉?我覺得這些經驗是我們面現一批觀眾當中,因為觀眾地年,,進來觀眾。

大家可能是幾十年電影觀眾了,但是有一批進來。

他們進來時候,某個程度他們閲讀語言,我們感受,體會。

所以你講,我們縮短那個體感經驗。

現在片商要求我們片子不能太長。

是他排片,二來是他説觀眾,你越短,他反而喜歡。

但今天是有例子,《教育》,但是《關於我和鬼變成家人那件事》,但是兩個賣座狀況,我有説誰誰。

然後我想問,有一題我覺得回答問題之前想問,《想見你》,一個影集後變成一個電影,當時怎麼選擇電影劇本是這個方式?因為我相信你聽到很多各種意見,如果重來,你會怎麼做?或者是當下你們怎麼決定是這個方式去呈現電影版?林孝謙:《想見你》話是一個經驗,當時⋯⋯。

林孝謙:可以問可以問,我想説我怎麼講,知無不言。

瞿友寧:對,這延續電影影集,這是我們脈絡裡⋯⋯。

林孝謙:對,一開始時候他們是有邀請我要不要導演啦,但是我沒有這個事情,原因是因為我覺得《想見你》是黃天仁導演一個心血,他瞭解這個《想見你》宇宙,裡面所有事情,所以沒有人可以他瞭解,沒有人可以替代這個東西。

所以當時我拒絕了這個事情,後來變成説協助天仁導演來做。

但是當時開這個故事時候,有很多各種開法。

因為《想見你》是一個,在我心中是一個,十三集中脈絡分明、層次分明,有多敍事邏輯裡面,有主角光環。

我要怎麼去這個電影版當中?電影版當中,資方覺得説,那你我滿滿許光漢好了,我可以去獲利。

但是這個不是天仁導演要,不是三鳳要,不是我們想要。

我們想要是它是一個《想見你》這樣一個故事。

所以再回來時候,我們想説,那你弄縮版、後續、前傳不行,那怎麼辦呢?後來安弦想出一個我覺得點是説,如果可以回去許光漢墜樓那一天,去改變這個命運話,我們四個角度去看,同時回到這一天,那它會是什麼樣改變?如果有一天,你可以穿越回去阻止現在人死掉,我覺得這是《想見你》一個核心,你抓住這個核心後,如果我們四個角度切,切分這個故事可以怎麼樣?所以當時是這個方式去嘗試。

一開始覺得哇屌喔,這樣寫應該吧,沒想到寫,因為有多穿越邏輯限制、心防限制、記憶傳承限制,各種限制,你這個方式去檢視裡面整個《想見你》邏輯時候,它可能會有邏輯或產生疑問地方。

遇到這樣狀況後,我們先回到我們原始核心,我們想做什麼?一個人穿越千百次,想救下心中那個人這樣一個邏輯動機,那這個《想見你》劇版有,是要電影版有。

我們電影版裡去遵循這個邏輯、動機去做,所以當時是多辯論中完成了這個。

這個到它執行出來有一點點,那這個會產生解讀跟敍事上面瞭解,所以我們於花了幾個月時間,去反覆地重剪完成後面這個想要敍事邏輯。

瞿友寧:如果重來一次,你會想加重什麼?或者少點什麼?或者改變什麼嗎?林孝謙:我會它弄得不要那麼燒腦好了(笑),有點,大家有點看得⋯⋯我可能會減少這個邏輯性,而是多情感東西。

瞿友寧:,一個問題。

創作電影時候,你會考慮到電視觀眾不是全部進來、有一些看過電視觀眾,會擔心他們閲讀上需要性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